吴俊刚:恐怖阴影笼罩下的斋戒月

回教徒的斋戒月上周末开始了。芽笼士乃和往年一样,有一整个月的特别市集,白天固然有不少人赶热闹,入夜7时过后,更是灯彩辉煌,人潮如鲫。这个规模一年胜似一年的市集,反映我国回教徒的生活水平与日俱增,因此能以欢快的心情庆祝开斋节。

但是,一如世界其他地方的回教徒,相信很多人在欢快之余,也可能会感受到一种精神上的困扰,因为,假借他们所信奉的伊斯兰之名以行的恐怖主义不断在扩散,可以说如今已经遍及全球。“伊斯兰国”已成为当今世界的头号恐怖主义敌人,新加坡也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威胁。近期的一些事态发展,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我们的两大邻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都是回教徒居多的国家,虽然它们的人民大多数是温和的穆斯林,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受到伊国组织的各种宣传所蛊惑,思想激进化,甚或付诸行动,加入激进组织,并远赴叙利亚和伊拉克参与伊国组织所发动的“圣战”。

伊国组织不止宣布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一带成立了“哈里发国”,去年更进一步宣布在东南亚成立了“马来群岛分支”。其终极目标是要在东南亚组成包括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在内的哈里发国。新加坡当然也在其划定的范围内。虽然这样的野心近乎异想天开,但把伊斯兰作为一种政治武器,却有着一定的号召力。

上个星期,从远在千里之外的英国曼彻斯特、埃及,到我们近邻的泰国、印尼和菲律宾,接连发生了恐怖袭击案,都和伊国组织有关。这说明两点,其一,是伊国组织的恐怖阴影笼罩了全世界;其二则是我们周边国家的恐怖威胁形势有恶化的趋势,尽管这些国家都在落力打恐。就以印尼和马来西亚来说,几乎是每月都传出有涉及恐怖活动的人被捕。足见被伊国组织迷惑而极端化的回教徒越来越多。

据这些国家的情治单位估计,目前已有超过1000名来自东南亚各国的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成为伊国组织的战士。这些人到前线战斗,有些难免会战死,但有些最终却会陆续回国,负起招募新成员和在本国搞恐怖活动的任务。同样令人忧心的是,迄今为止,已经有超过30个本地区的极端回教组织宣布效忠或是支持伊国组织,这些组织主要是在印尼。

从上个星期二起,菲律宾安全部队在南部棉兰老岛的马拉维市和回教武装分子展开激战,这些武装分子都是已公开效忠伊国组织的阿布沙耶夫和马巫德极端组织的成员。恐怖分子不仅杀害军警,也滥杀无辜平民,焚烧民房和挟持基督徒,可谓穷凶极恶。

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消息是,在战斗进行之际,菲律宾的军方发言人向媒体透露,在该国南部参加反政府和恐怖活动的极端分子中,有来自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的外国成员。这也说明,我们的公民对极端主义的侵袭,也没有绝对的免疫力。显然,哈里发国的梦想,也让一些人受到诱惑而掉入陷阱。

其实,自震惊全世界的九一一恐怖袭击发生后,我国就加紧防恐,并及时获得宝贵情报,粉碎了企图恐袭樟宜机场、地铁站、大水管和外国使馆等设施的极端伊斯兰组织“回教祈祷团”,第一次和重大的恐怖袭击擦肩而过。但恐怖组织并没有因此而罢手。比如,去年8月间,印尼政府就揭发了一个恐怖分子要从峇淡岛发射火箭炮袭击新加坡的阴谋。政府事后也透露,这并非当局所知的唯一的恐怖袭击图谋。换句话说,其他的阴谋是存在的,只是都没有得逞而已。

纵观当年的整个恐怖威胁形势,我们知道,有一个事实是我们所无法左右的,即印尼、菲律宾以至马来西亚等有众多回教徒的地方,在过去十几年来,已逐渐成为伊国组织招兵买马的主要目标,以及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在这样一个大地缘政治环境里,相信我们的马来/回教同胞也承受着一定的心理压力。相信很多家长也很担心自己的孩子或年轻人被极端主义所蛊惑而误入歧途。

因此,我国各种族之间的相互理解和扶持也显得愈加重要,绝不能因为某个族群出现了少数被误导者就相互猜疑,自乱阵脚。我们须要提高警惕,却也必须避免杯弓蛇影。事实证明,可能受误导的不仅是我们自己的公民,也可能包括在新加坡工作和居留的外国人。

比方在过去两年里,政府总共逮捕了40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孟加拉客工,捣毁了他们要在自己祖国孟加拉进行恐怖袭击的阴谋。此外,政府在过去两年里也发现七名在本地工作的外国女佣,受到网络上极端主义宣传影响而激进化。结果她们都被遣返。

《海峡时报》今年4月24日的一则报道说,极端化趋势的威胁已经升级,过去几年来因涉嫌恐怖活动被逮捕的人有明显的增加。自2015年1月以来,因恐嫌而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者共有58人,其中18人是新加坡公民。而从2007年至2014年,因涉嫌恐怖活动被拘留者则为11人。

恐怖威胁的阴影挥之不去,我们因此也可以明白,为什么新加坡别无选择,必须和世界其他国家站在反恐和打恐的同一阵线。可以想见,这是一场持久的斗争,因为伊国组织传播的恐怖主义不是一般的恐怖主义,而是利用伊斯兰宗教意识形态进行的。世界各国可以结合力量打击伊国组织的武装势力,但意识形态上的斗争,最终只能靠伊斯兰内部解决,也就是要靠伊斯兰的温和派和进步派来战胜极端派和保守派。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