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曦泽:特朗普注定是民主的教训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前,我跟朋友打赌,特朗普会赢。不幸,特朗普果然赢了。其实,我很不喜欢特朗普,但喜不喜欢是一回事,事态如何发展是另一回事。最近几十年,美国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而贫富悬殊是民粹主义最重要的原因,再加上诸如希拉莉邮件泄露门等“偶然”事件,使特朗普很可能当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