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卡塔尔的教训

漫步

6月5日几个阿拉伯国家,沙特阿拉伯、埃及、巴林、阿拉伯酋长国、利比亚和也门突然采取集体行动,与阿拉伯半岛上的小国卡塔尔割席绝交,断绝海、陆、空的联系,卡塔尔接着也被开除出海湾合作组织,在其国内引发囤积粮食的恐慌,这个戏剧性变化,令世人把眼光转移到这小而富,富而骄的小国身上。它到底犯了什么天条,惹来阿拉伯之怒?

卡塔尔三面被波斯湾环绕着,南部与沙特接壤。设在其境内的半岛电视台,颇受世人关注,它发布的有关中东恐怖主义组织的新闻常被各国引述。这个电视台拥有广大国际影响力,叫其他海湾国家眼红。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才到中东走了一趟,他跟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在对应付伊朗和伊斯兰国组织的策略上取得共同立场。特朗普第一时间在推特上发文支持阿拉伯世界集体外交行动,显示他对海湾新事态的发展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尽管美国在卡塔尔驻有空军,帮助打击恐怖主义,但他对亲近伊朗的卡塔尔早看不顺眼。特朗普一上台,对其前任奥巴马的接触伊朗政策不以为然,中东政策随即有所调整。

在阿拉伯逊尼派国家的圈子中,卡塔尔多年来是个异类,它既跟什叶派的伊朗眉来眼去,公开肯定伊朗是中东的一股稳定势力,又支持在中东颇有渗透力的恐怖主义组织穆斯林兄弟会,犯了阿拉伯世界两个老大沙特与埃及的大忌。卡塔尔被数落的几宗罪包括支持卡伊达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纷争中挺哈马斯集团,跟以色列过意不去。在阿拉伯世界、美国和以色列眼中,卡塔尔成了众矢之的。

断交风波导火线是卡塔尔国家元首塔米姆·本·哈马德(Emir 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Thani)在上个月的一次讲话中,不客气地批评沙特阿拉伯和美国的争议性言论出现在网络上。多哈政府则称有关言论是“假新闻”, 并把此事归咎于网络犯罪集团。问题是,卡塔尔若不是早已犯众怒,这个被爆料的新闻也不可能就此成为压死阿拉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算这真的是假新闻,也有可能就是阿拉伯众兄弟们刻意制造的借口。所以新闻是真是假已不重要。

卡塔尔人口不足300万,外国人(包括白领、专业人士和劳工)占了80%,石油与天然气是国家财富来源。它多年来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富国,也许因此以为“有钱就可以任性”,它的任性外交,存在许多不合理性和矛盾之处,它在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和什叶派的伊朗之间左勾右搭,既大力支持美国打恐,又为伊斯兰国提供资金。也许它以为美国的驻军给它提供了保护伞,岂知碰到一个同样任性的特朗普,当美军在人家家里作客时,他还可以为主人的落难叫好。

断交风波还会继续发酵,时间却不在卡塔尔这边,几个阿拉伯国家已调回在卡塔尔境内工作的国民,风波长此拖延下去,2022年世界杯赛场的建设工程肯定要受影响。卡塔尔如何从目前的外交孤立中脱困,还得靠它的外交智慧,然而这正是它所缺乏的。

以人口而言,卡塔尔是比新加坡还小的小国,它的外交困境本应该得到我们以及世上其他小国的同情,但却不然。它的作茧自缚,值得我们引以为鉴。它给我们的教训是,外交是小国赖以生存的武器,没有善用之,则反过来伤害自己,卡塔尔周围的国家不费一兵一卒,便能把它置于绝境,便是鲜活样板。

关于卡塔尔所谓的新闻网站遭袭击,使它受假新闻所害的辩解,美国和英国的情报人员已相当肯定这是一次网络袭击的恐怖行动。跨国的网袭行动造成外交风波,在这之前,有美国和俄罗斯的例子,而网袭没有导致几个邻国的联合军事行动,卡塔尔应该庆幸矣。

所以,卡塔尔给我们的另一个教训是,网络安全乃国之死生大事,属国防的重要一环。新加坡新近成立了一个“国防网络署”,让国民服役人员也有机会加入“网络安全工作兵种”,是一个积极的发展势态。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卡塔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