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不能割裂改良与革命

邓聿文写文章向来理性、平和,但发表在6月3日《联合早报》言论版的《中国民主转型的可能性有多大》却非常偏颇。一个国家民主转型有很多因素,有国际和国内环境,是各种因素合力的后果。邓先生简单地认为由两类精英(“两股政治光谱”)决定。

关于左、右的划分,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张千帆给出的标准是民主和自由。我在《简论政治上的左右》中指出了他的错误。无论按照国际标准还是中国标准,左右的划分取决于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态度。邓聿文的标准是平等和自由,把张千帆的标准稍微变异了一点,也是错误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