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贪腐人人有责

吴俊刚专栏

6月6日,李显龙总理为一个很特殊的中心主持开幕仪式。它名为“贪污举报与文物中心”(Corruption Reporting and Heritage Centre)。顾名思义,这是个二合为一,既可以让公众直接进入举报,也是一个有关贪污调查局的展馆和进行反贪公众教育的中心。

据报道,位于惠德里路247号、东陵民众俱乐部旁的新中心,是贪污调查局设立,已于今年1月9日投入运作。中心通过文物和拥有互动功能的屏幕,展示新加坡的反贪历程。访客可自行导览了解贪污调查员过去曾侦办的重大案件,甚至借着互动游戏参与贪污案的调查工作。

谈起贪污课题,笔者就难免会立即想起1984年被通知到人民行动党总部接受候选人“面试”时的情景。那时,包括建国总理李光耀(党秘书长)在内的党部要员一字摆开,逐一发问。其中,李总理就提出了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问题:新加坡的贪污问题会不会有朝一日卷土重来?有什么对治方法?

没想到的是,1986年就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郑章远贪污案。这还是建国总理在任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那时隶属总理公署的贪污调查局是铁面无私的,而总理本人更是建立清廉正直体系而遐迩知名。这说明一个道理,即使是在最严厉的体制底下,仍然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以身试法或是铤而走险。

郑章远犯案时是国家发展部长,他涉嫌收受的贿款总计80万元,比起当今中国的“老虎”们,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真令人想不通,他为什么会那么做。无论如何,他在给总理的遗书上承认了自己的罪过,并以死谢罪。贪腐罪不可逭,因此而赔上老命,却也叫人叹息,贪字这一关,确实很难过。

看看经济市场化之后的所有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中国和越南,无一不出现严重的贪腐现象,而贪腐最厉害的往往是位高权重的大官。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贪腐现象一出现,很快就会形成贪腐集团,像癌细胞在人体内不断扩散一样,迅速蔓延到失控的地步。

比如,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就警告如果让贪腐继续恶化,最终必然要亡党亡国,但对于如何打老虎,却像医生碰上了第四期恶性肝癌的病人,不知从何下手。习近平要肃清贪腐的决心和雷厉手段是令人佩服的。但有谁会想到,以打倒贪腐的国民党而起家的共产党,以及能艰苦作战打败美国人的越南共产党的许多干部和党员,最终都经不起金钱的诱惑。

贪是人性致命的弱点之一,我们终究必须承认这样的事实。清廉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经由许多的外在力量的制约和道德情操的培养才可以维持。这些都可以说是“违反人性”,或者说违反人的天生贪性的做法。

但如果一个体制,尤其是一个国家的行政系统已经贪腐弥漫的话,即便有少数清廉者也无济于事,要肃贪也变得比登天还难。就如中国历史上的旧王朝,有诸如岳飞、包公、海瑞之类的廉洁自守的清官武将,也难逃败亡的厄运,就像已经病入膏肓的癌症病人一样,吃什么仙丹也起不了作用。

明朝也出现过肃贪雷厉风行的皇帝,而且那时是捉到就砍头,但贪官仍然前仆后继,砍之不尽。连那些已经“不能人道”的太监如魏忠贤,也变成巨贪。你说,这班“阉党”到底贪污聚敛那么多的钱财来干什么呢?

同样的,社会主义中国的上将徐才厚被调查时,有报刊引述接近军方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他被带走当晚,解放军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北京阜成路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在这座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中,查抄的钞票足足有一吨多重。你说,一个将军又贪那么多钱来干什么呢?

这些案例都足以说明,人的贪性难移。而在一个市场经济里,贪的诱惑更多更大,尤其可怕的是官商勾结,形成大大小小的贪腐集团。一个高官可能原本是个清官,但因为他手上掌握着权力资源,却很容易成为腐蚀的对象。很多商人会动脑筋、想歪主意接近他,引诱他,唆使他,贿赂他,迷惑他,给他出各种歪主意、馊主意、鬼主意,令他渐渐鬼迷心窍,神魂颠倒,最后完成了从清官到贪官的转型,于是官商利益勾结也随之成型,像一棵大树引来了一群猴子,而清官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变成了忘了我是谁的猴头。

新加坡的建国元勋们一开始就决意建立一个清廉制度,而且持之以恒地打击贪腐,确保这个体制不受侵蚀。截至现在,这个制度还得以维持,确实难能可贵。但这不等于说肃贪的工作已大功告成,诸如殖民时代和林有福时代的贪腐不会重现。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转变,我们的社会风气已经变得越来越重商重利,所以也最须防范钱权勾结的既得利益集团的萌生。若以为我们的社会已经有了对抗贪腐的免疫力,那纯属幻想。

新加坡的制度比较特殊的一点是能独排众议,给公务员和官职人员,包括部长和议员具市场竞争力的优渥薪酬或津贴,这就少了一个贪污的借口,同时也加大了舆论对贪腐行为的压力,以及人们嫉贪如仇的心态。贪腐者不能得到任何社会同情,这有助于抑制贪腐行为,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人的贪性。

打击和防止贪腐是一场持久战,既须有严刑峻法,也须不断维持一种嫉贪的社会氛围。前者须要有执政者铁一般的政治决心,后者则还须加上民众的戒心和责任心,也就是对任何贪腐行为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并且要勇于举报。

基此,“贪污举报与文物中心”之设并不是多余的,而应视为我国防贪肃贪制度的另一增进和加固,尽管统计数据显示,这几年来贪腐案件有减少的趋势。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