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令新加坡人难过的一周

练习曲

眼下国家还有很多挑战,经济转型时期的困难、区域政治变化带来的动荡,这些问题远远大过欧思礼路38号,影响之深也超过李家三代人。

新加坡人经历了震惊、难过,甚至是愤怒的一周。

星期二凌晨李玮玲和李显扬发出的联合声明,针对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是否拆除公开指责大哥李显龙总理,指总理要利用父亲的光环巩固自己政治资本,所以滥用国家机器阻扰故居的拆除,这等同于抛出了震撼弹。我相信以他们的智力和资历,这些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坚定的意志底下做出的决定。

我们谁都不可能弄清楚别人家事,所以古人才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说法,我也无意在此评断是非,只是想表达一个新加坡人的失望。建国总理李光耀和他家庭对新加坡的影响,一般名人家庭绝对不能相比,受到全国关注是必然的,但引起国际关注则属不幸。

在我从事新闻工作这20年里,除了建国总理去世全国举丧那几天以及之前两场空难,没什么新闻让那么多新加坡人感到难过和关注,在联合早报面簿上许多网友点了“愤怒”和“难过”的表情符号,有个留言说,建国总理的遗愿是什么?不需要白纸黑字的遗嘱,全国人民都懂,就是“国家永远兴盛,国民团结一致”。这位网友希望这起事件别再公开闹下去,“给国家留点颜面”。

新加坡人普遍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悲剧,有报贩说这几天报纸买气很旺,但是这个钱他赚得心痛。我们每天在跟进报道,也一样难受。接踵而来的内容,看得心惊肉跳,三更半夜在面簿上发贴文,过了报纸截稿时间不处理又指“媒体受管制”,网络上只好全天候即时跟进。一场家庭纠纷,有至于此吗?

把兄弟姐妹之间的纠纷放到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这样的讨论不会让事情越辩越明,只会让家人感情越来越坏,无异于把脏衣服晾在大街上让人指指点点,脏衣服不会因此变得干净,反而有碍瞻观,破坏市容。

观感不佳,还只是表面上的问题。李玮玲和李显扬的重炮攻击包括总理要建立王朝政治、公器私用,还提出了对我国司法独立、政府诚信等等新加坡赖以生存的核心价值和这套系统的运作提出的质疑,以他们的身份提这样的质疑,很能够达到抢眼球的效果。这些问题在一个理智冷静的时候提出,并不是坏事,理性的讨论可以让我们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可是在吵架无好话的情况下讨论,就是剩下立场,没有是非了。

新加坡的今天,是李光耀子女们的父亲以及我们许许多多人的父辈辛辛苦苦建立的,里面不只是冰冷坚实的司法和体制,还有面对成功、失败、错误、拆除、重建、分裂、融合、求同存异、追求和谐等等需要我们一起守护的价值,这些才是父辈们留下的真正遗产。一个房子拆与不拆,在社会上还没有共识的现在,这个问题有到亟需处理的程度吗?如果为了家庭内部的分歧,或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不和谐,就把问题提升到国家层次,甚至把国家的基本价值和体制也提出质疑,无疑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令人痛心。

国际上许多旁观者对这问题看得比我们透彻,除了一些幸灾乐祸的媒体用隔岸观火的语气嘲笑我们外,也有些媒体人提出中肯观点。

日本经济新闻的中野贵司写道:“随着李家私人争端的表面化,新加坡社会的动揺令人担心。在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认为外国人导致房地产价格暴涨、正在夺走就业岗位等不满十分强烈。此前,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价值观成为新加坡国策,如果这点发生动摇,国民不满可能加剧。”

李显龙继承父亲遗志,一直努力保持新加坡这个年轻国家的凝聚力。在上述批评尚未闹到满城风雨的情况下,李显龙能否巧妙应对来自亲人的指责,或将影响新加坡现政权的凝聚力。”

眼下国家还有很多挑战,经济转型时期的困难、区域政治变化带来的动荡、国家定位和走向、新时代下治国模式的改变、接班人的选拔与培养,这些问题远远大过欧思礼路38号,影响之深也超过李家三代人。

出生在这个显赫的家庭里,李光耀的后代继承的东西超过物质上的资产,他们身为建国总理的家人受到的家庭教育、社会的尊重和际遇等等,是一种特殊的荣誉。当然他们也承受常人没有的压力,与此同时他们也避开了平凡人家生活道路上的坑坑洞洞。在亚洲社会里,家族的荣誉很幸运也很不幸地同时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责任,在行为和做人方面也折射出先辈的价值观。

过去20多年来,通过建国总理出版的回忆录、图片集等等,可以看出家庭在李光耀心目中的地位,子女的成就也是他的骄傲。在很多次访问中被问起他最在意的是什么,他贯彻始终的答案是“我的家庭,我的国家”。

2003年9月16日,他在80岁寿宴上说:“到头来我最珍惜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我妻子,也是伴侣坚贞不渝的支持下,我的生命很圆满。朋友间建立的友谊以及和家人孕育出的家庭凝聚让我感到此生足矣,他们造就了我。”

今天是父亲节,不是每个父亲都会留下物质遗产给子女,但每个尽责的父亲都会留下精神宝藏让子女去继承和挖掘。我想起10个月前过世的父亲,他一介平民留下的精神资产已经丰厚得让我和家人发掘不完,李光耀是建国总理,很多新加坡人视为“国父”,他除了留下房子和资产外,还有更多更珍贵的非物质遗产,他过世后家人为了那些有形的东西争论不休,这样的局面实在令人痛心和愤怒。

希望他的后人拿出智慧处理好这件事,过去一周那一连串深夜突袭,已经把一个父亲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一面公诸于世,将来大家都会懊悔的。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