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丽云:日子难过住牢房划算?

一些事,你以为通过算计,掌控得到。当残酷现实出现眼前,给你当头棒喝,会让你措手不及。

编辑室内外

法庭堂上的种种辩论,目的是找出真相,匡扶正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像是数学论证题。

无论何种类型的罪案,不管是明抢还是暗斗,被告犯了法须付出多少钱受惩,或者以限制多少天的自由来偿还才算公正,这一切都是每一宗案子结束前必须经历的过程。

监禁多几个月,或者监禁少几个月,往往就是诉辩双方费尽力气争取的“合理”刑罚。又比方说,当被告的刑罚包含强制鞭刑时,由于健康问题无法受鞭,法官就会以“一鞭,等于某某天数”来计算替代刑罚。

法官判被告罚款时,一般也会给予替代刑期。经济能力差的被告,即使判低额罚款,也会选择替代刑期。

一般情况,辩护律师会以罚款了事为终极目的,因为被告的“钱财虽可贵,自由价更高”。但实际的情况却未必如此。

见过有被告被罚3万元,无力缴付,选择坐牢三个月。在旁的记者也“十分理解”的说:“很值得啊!像他那种打散工的,一个月,根本没法赚到1万元。”

另一个七旬被告,承认贩卖和运送大量漏税烟的重罪,逃税金额数十万元。他抵触的关税法令和消费税法令,可被罚款相等于逃缴关税和消费税税额的40倍,坐牢最长六年,或两者兼施。

他直言无力还罚款,要以坐牢替代。他求情时说被判处的刑期很长,年纪大了,求法官减少罚款额,好让替代刑期短一些,不然总刑期太长怕过不了。

不记得法官如何计算了,只记得这个老被告最后得坐牢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至于最后他是否还能走出牢房,不得而知。

也许是社会富裕了,这些年来法庭有几宗大案,有失信、有欺骗,涉款动辄数千万元。

在庭审结束,被告入狱后,往往会看到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留言说“太值了”。失信xx万,到手的钱究竟去了哪里含糊其辞,或说交给某个没名没姓的人,或拿去买了什么名画古玩拿不回,纵然可信度低,却也奈何不了他。这样坐牢xx天,等于一天赚xx钱,很划算啊!

社会上一旦出现这种想法的人,其实很危险。这些人可能只是开玩笑,没有想象过牢房的可怕。但是,也有少数人会当真。这些人也许在工作上赚钱不易,或者生活极其不如意,他们盘算的是如何在“机会”来临时能充分把握,懊悔的是没有像某某被告的“好运气”。

一些满脑子想赚快钱的人,就是因为算错而走上歧路,在牢房虚度宝贵光阴。

为金钱而失去自由,失去的不仅是时间,也错失了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想象一下,三五年过去,踏出监狱,年老的父母可能见不着了,成长中的孩子突然间陌生了,这些都是金钱买不回来的。

所谓道德,是自我约束的一套价值观,法律则是社会拟出的明文条例。法律禁止的种种罪行,包括偷盗、杀人放火等,也是道德上不允许的行为。

一些人,会选择钻法律漏洞,从中获取好处,但一些人过不了道德或宗教这一关,就会止步。所以,就有了“法律是道德的底线”这句话。道德水平高的人,不必法律管束。道德水平有偏差的人,或满脑子想赚快钱的人,或生活环境逼迫而铤而走险的人,才会有上述“很划算”的思想。

撇开道德不谈,究竟是时间变成金钱好,还是金钱换时间比较合算呢?

如果你进大学,是三年拿到学位每个月赚3000元,还是五年内修到博士学位每个月赚7000元好呢?这种算计对神圣的教育固然不敬,但相信有过这样想法的人为数是不少的。

一切向钱看的学生,哪里懂得学习之乐,急于求成往往让根基不稳,一推就倒。这样的结果,也可能体现在生活上的方方面面,甚至因一念之差而做出的犯罪行为上。

如果人的犯罪意念已到了思考“值不值得”的底线,那法律的效用也应该重新审视了。

一些事,你以为通过算计,掌控得到。当残酷现实出现眼前,给你当头棒喝,会让你措手不及。所以,别羡慕他人快速致富,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作者是本报记者 pohlh@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法庭新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