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昌:以文化自信面对世界

我认识一位住在澳洲的洋人朋友,他曾说因为夫妇俩无法生育,领养了一位来自韩国的小男孩,如今已长大成人。他在几个星期前告诉我,这孩子面临认同危机(Identity Crisis)—— 我是谁?夫妇倆便带他到韩国寻根。

与此同时我阅读了严孟达的文章“原罪” (6月3日《联合早报》言论版), 百感交集,心情沉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