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中共十九大前的博弈

中国聚焦

最近一名叫郭文贵的中国富商,不断在海外就腐败问题揭出内幕,影射中国权力高层,而中国官方也对郭氏发出通缉,导致此事件在国际上颇受关注。

从细节来看郭案,堪称云遮雾罩,莫衷一是,但大背景和主题清晰:中国这一时期的反腐风暴,开始刮到郭文贵本人及其庞大的商业利益。郭氏不服,先逃到美国避难,而后开始对国内的反腐力量着手反击,其办法是以毒攻毒,即 “你指认我腐败,我宣称你也腐败”,并且把国内问题国际化。

迄今为止,中国国内立场和舆论,似乎并未受到郭文贵在海外发声反击的太大影响,双方的僵持和博弈还在继续。海外观察家和舆论目前所关注的重点,是这起事件是否会导致两败俱伤,最终影响到定于今年秋天举行的中共十九大的顺利召开和人事布局安排。

这个事件发生在中共十九大前夕,整体局面出现了一些不定因素,其中三大隐忧就是以郭文贵为代表的某些势力,对中共十八大以来强势反腐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发起挑战,这也表明中国的反腐败已经涉入深水区。

其二,尽管朝鲜与美国的关系近日稍有缓和,但朝鲜金正恩可能下一步准备试射洲际导弹,这必然引起美日韩方面的军事反弹,由此引爆朝鲜半岛危局;其三,台湾蔡英文政府及民意,在最近大陆与巴拿马建立外交关系后,反而与“九二共识” 更加疏远,美国国会与政府也可能很快会批准新一轮对台军售。

对中国而言,内部问题总比外部事务更具备挑战性。郭文贵事件乃揭示出两大深层的悖论: 首先,自改革开放以来,发家致富的人不少,但由于中国自身体制特色的缘故,要真正做成超级富商,有些人就难以回避官方的背景或干系。

而权钱结合必生腐败,这是一条铁律。现在官方决意大反腐败,有些大伽束手就擒,而有些像郭文贵者则大喊冤枉甚至反戈一击,不情愿单独背负腐败的恶名。

再者就是中国有些富商在变得财大气粗后,已显现出行业垄断,或间接干政的倾向,这又恰恰是中国体制所不能容忍的。于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没钱的时候大家想致富,有了钱后却又担心资本的势力扩张。而在法治领先的现代国家,行业垄断有条例规则限制,参政企图则可以通过合法渠道,房地产富豪特朗普不就是通过参选,当上了美国总统嘛。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政坛的一大标志性变化,就是强力反腐败。反腐浅水区的特征包括了干部非法滥权、贪污敛财、受贿堕落,及某些富商的类似黑社会式的组织和行为,举报排查及认定起来还不算太难。

进入深水区后,腐败问题开始涉及金融证券、离岸财产、商业帝国、红顶商人等等,其中的不少官商利益链条千丝万缕,复杂交错,可谓牵一发而动全局,其中的考验挑战可想而知。

朝鲜和台湾问题,由于特殊历史、地缘和文化因素,也可算作中国的 “准内部问题”。朝鲜问题仍处于千钧一发状态,美日韩的海陆空天军事压力,中国的贸易和经济制裁,联合国的严厉谴责都力度空前,但朝鲜金正恩政权尚无丝毫表现出停止或放弃核武器的意思。只要金正恩胆敢再次核试验或发射长程战略导弹,朝鲜半岛几乎必定爆发军事冲突,而这对中国的战略影响将最大。

台湾问题其实就是中国问题,是中国现代化转型的一部分。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已经上台执政一年,其战略思维与大陆方面,甚至台湾的国民党都显得格格不入,甚至南辕北辙。

如果三年后国民党或台湾中间力量可以东山再起,那么局面尚有回旋余地,否则两岸的和平发展前景就显得暗淡悲观。大陆的两岸政策当从台湾的未来和新世代着眼,从世界和历史潮流的高度出发,才可能找到有效的解决和出路。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