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马国大选飞出黑天鹅?

国际漫游

自去年底以来,马来西亚坊间就一直猜测首相纳吉何时会解散国会,举行第14届全国大选。坊间原本猜测的一个黄金日期是今年5月之前,如今这个猜测已被时间推翻。接下来的8月吉隆坡举行东南亚运动会,31日是国庆日,10月将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马,年底是学校假期和东北季候风的雨季,所以估计今年不会举行大选。

纳吉不是一个愿意冒险的政治领袖,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会按兵不动,宁可等到最后一分钟。纵观近年的政坛变化,纳吉和巫统已掌握优势,若举行大选,应可继续执政中央,有乐观者甚至认为有望重夺国会三分之二优势,以及雪兰莪和吉兰丹的州政权。

首先,希望联盟经历伊斯兰党分裂和退出后,实力已大不如前,而伊党与巫统勾肩搭背,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刑事法355法令修正案,进一步分化希盟。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土著团结党和国家诚信党也对很多课题缺乏共识,包括355法案立场、首相人选等。它们也各有内部问题:民行党秘书长、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面对贪污案审讯;公正党内部派系众多,内斗严重;土团党虽有前首相马哈迪和前副首相慕尤丁坐镇,但两人还有多少支持度是一个问题;诚信党有多少实力在政坛中取伊党而代之,也是一个问题。马来西亚政坛的经验告诉我们,反对党分裂只会让执政联盟得利。

老实说,纳吉同马哈迪相比,政治手段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内,一马公司腐败丑闻几乎已被淡忘;人们似乎已接受消费税和燃油补贴减少的无奈现实;反对党联盟被有效分化;民众不满情绪通过一系列的公民组织反政府示威已得到宣泄。对外,纳吉搞好马来西亚同中国及沙特阿拉伯的双边关系,吸引投资和开拓出口市场;在朝鲜核危机一触即发之际,朝鲜特工在马来西亚境内刺杀金正恩胞兄金正男,纳吉敢于向金正恩叫板,且最终成功化解双边危机,这无意中提振了马来民族自信心,相信能为纳吉加分不少。

不过,纳吉和巫统并非挑战全无,这或许是他至今不敢解散国会放手一搏的原因。生活费居高不下、国内罪案频频、官联公司和公共财政管理不善、贪污腐败病入膏肓等,都可能是积少成多压死骆驼的稻草。

近期,美国司法部入禀法院追讨一马公司挪用的数亿美元资产,让已被人淡忘的一马公司腐败丑闻再成为焦点。美国司法部还以“一号官员”和“一号官员的妻子”影射纳吉夫妇涉案。美国司法部已确定一马公司高层与同伙在2009年至2015年,不当挪用多达45亿美元的资金。

另一个可能动摇巫统基本盘的挑战,是联邦土地发展局全球创投(FGV)高层涉嫌舞弊案;这是一个会让纳吉很头痛的问题。FGV是联邦土地发展局属下的上市子公司,有许多垦殖民和小园主股东,上百万的垦殖民是国阵和巫统的票仓。FGV已长年面对管理不当和亏损问题,此番能否渡过难关,将影响垦殖民的选票。

纵观国阵和希盟的优劣势,国阵不强,但希盟更弱。马来西亚选民不是冒险者,而是较理智和倾向稳定的一群;砂拉越州选举和前几次补选显示,选票有回流国阵迹象。因此,马来西亚来届大选应该不会上演黑天鹅戏码。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