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赛夫: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的冲击

旺赛夫(Wan Saifu Wan Jan)

马来西亚和中国的经济关系近年日益加强,尤其是在亚细安—中国自由贸易协定(ACFTA)于2010年落实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这三家国家政策性银行,一直致力于把资金投入亚细安的发展项目。随着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推行,更多中资涌入是可以预见的。以马来西亚来说,来自中国的投资从2012年至2015年期间,暴增了1064%。

欢迎外来投资者往往可以促进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人民也可以从中获益。许多研究都证实了这一点。若处理得当,来自中国的更多投资无疑是对马来西亚有利的。然而,中国投资的规模、速度和方式却引起了一些关注。

是投资还是长期软贷款?

首先,来自中国的资金是真正的投资还是长期软贷款?以最近宣布的一些项目来看,中国政府通过其国营企业,为马来西亚政府成立的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s)融资,但最主要的承包商却必须是中国公司。

项目完成后,马来西亚公司必须连本带利还清贷款;而一些贷款也获得马来西亚政府担保。这意味着对中国来说,风险很小。

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东海岸衔接铁道计划(East Coast Rail Line)。中国进出口银行将提供550亿令吉贷款,给马来西亚政府特别为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大马铁道私人有限公司(Malaysia Rail Link Sdn Bhd)。贷款摊还期为20年,首七年免偿还贷款包括利息。马来西亚政府是担保人。

然而,双方已经宣布,承建铁道的主要承包商是中国国企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根据合约,公司必须把一些工程转批给二手承包商或马来西亚公司。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马来西亚得马上把贷款的一大部分支付给一家中国公司,之后还得长期连本带利偿还贷款。即使铁道计划没有盈利,马来西亚资金还是会流向中国。因为政府是贷款担保人,一切风险和负债将由纳税人承担。

这里,委内瑞拉的经验可供参考。从2007年至2014年,中国政府为它提供了共630亿美元的软贷款。根据协议,委内瑞拉政府必须以石油为偿还方式。这期间,石油价格下跌超过一半,委内瑞拉的债务也因此加倍,北京却拒绝重新谈判贷款条件。一名评论员这么说:“委内瑞拉走向灾难的路上满布中国现金。”

马企会否从华资受益?

 

其次,马来西亚中小企业会从“涓滴效应”中得到好处吗?根据一些马来西亚企业的说法,中国公司从大陆采购所需要的一切原材料,根本无视马来西亚中小企业的存在。

这样的投诉不是没有根据的。对中国在非洲投资的研究显示,中国公司直接从中国大陆采购,几乎不同当地经济有任何联系。承建项目的中资国企往往大量使用中国劳动力和原材料,让赞比亚、加纳、南非、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和苏丹的人民,几乎完全无法得到任何就业机会。

马来西亚的企业有97%是中小企业,它们为国家提供65%的就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37%。因此,上述课题是不容忽视的。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是否有公平的机会,从中国的投资分得一杯羹?有没有一些措施可以确保资金不会绕过马来西亚业者,完全流进中国?

此外,过去数十年,西方自由、民主经济体把贸易和马来西亚必须改善国内治理挂钩,是普遍的做法。但中国对此却完全不关注。因此,在这个领域,马来西亚有可能会出现倒退。

在这一点上,东海岸衔接铁道计划也是一个好例子。尽管政府此前强调在选择承包商时,要实行具竞争性的竞标。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事前却已经通过直接谈判,在没有公开投标的情况下获颁合同。其他许多计划的情况也几乎都是如此。

中国经验或影响马国自由民主发展

一些人担心,中国会向马来西亚输出共产主义,但这是过虑了。在中国,列宁—马克思式的共产主义已经不存在了。真正应该关注的,是中国的经验显示,不强化民主或尊重人权也同样可以取得经济成长。这会影响自由民主和人权在马来西亚的命运。

正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所说,“北京维护其政权和寻求在海外利益的努力,对民主制度有负面的影响……中国自身的例子对其他地方的威权体制是一种鼓励”。

中国经济的崛起,向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显示,不让人民享有政治与社会自由,不但可以达到经济增长的目标,还可以强化一党专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吴翠玲便指出,中国展示了“在没有开放政治的情况下维持资本主义经济的替代途径”,许多国家现在视中国为“威权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模式”。

这些担忧不是没有理由的,但认为中国对马来西亚的投资可以被遏止是不切实际的。投资本身不一定是个问题。中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是新常态,尤其是在美国变得日益内视之际。若处理有方,这新常态可以刺激马来西亚的增长,关键是认识到上述课题的存在,提出应对的措施,同时坚持善政的原则。

马来西亚应该欢迎中国的投资,但必须继续努力建立一个有章可循、具竞争性和透明的经济制度。政府已经提出新经济模式(New Economic Model)和经济转型计划(Economic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等来强调改善治理的决心。这些必须付诸实行,尤其是在同中国这样的投资者打交道时。确保马来西亚有良好治理是马来西亚政府和人民的责任,与中国无关。

问题是,马来西亚政府是把中国的崛起视为建立良好治理、透明度和自由民主的动力,还是走向集权资本主义和强化一党专政的机会?以目前马来西亚执政党面对的困境来看,倾向不自由方向发展并不难想象。

作者是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访问高级研究员 马来西亚智库
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首席执行员

原载研究院7月3日电子刊物ISEAS Perspective

叶琦保节译

马来西亚应该欢迎中国投资,必须继续努力建立一个有章可循、具竞争性和透明的经济制度。政府已经提出新经济模式和经济转型计划等来强调改善治理的决心。这些必须付诸实行,尤其是在同中国这样的投资者打交道时。确保马来西亚有良好治理是马来西亚政府和人民的责任,与中国无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