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艳嫦:再建“结霜桥”

编辑室内外

让结霜桥旧货市场以另一个形式出现,或可成为人们的另一个去处。

结霜桥旧货市场由于受到土地发展的影响,终于停业了。

尽管有不少人为它请愿,但政府已坚决表明,摊贩们必须迁到几个指定巴刹与小贩中心,或到其他跳蚤市场开档。至于黄金大厦的停车场,至今尚未向市区重建局申请改换用途,大厦方面最近又表明要重新考虑,摊贩到那里摆摊的希望十分渺茫。旧货市场到底何去何从,前景还不明朗。

结霜桥旧货市场是两三代人的集体记忆。我母亲经常提起,旧时的新加坡不像现在购物中心到处林立,离家不远就有大大小小的购物商场。那时似乎只有像罗敏申,这类不是普通人敢进入的高档百货公司。我外公没工作时,就经常拖着大儿子从金吉路一路走到他们称为卖“烂旧”的淡水河,既是我们熟悉的结霜桥旧货市场。那就是他们劳作之后,能够去逛街和买便宜货的地方。

直至我这一代,有些学校设在市区的学生,尤其是男生,下课后有时会到淡水河附近的电子商店,买零件来组装小玩意儿,路过结霜桥的旧货市场时总会顺便逛一逛。

这个有几十年历史的旧货市场,全盛时期有几百摊,摊位没有正式的规划,所以没有搭建棚顶,也没有电灯和厕所等设施。这些年来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形成了一道有别于新加坡其他地方的风景线。

本地有多个跳蚤市场,只有结霜桥天天营业。按照官方的规定,可从下午1时营业至晚上7时。周末摊位较多,所售卖的物品看来档次较低,所以它吸引的人群,与一般的跳蚤市场不尽相同。也可能因地点距离小印度不远,到来购物的人有不少是印度和孟加拉客工。上星期六,趁它落幕之前逛了一趟,发现印度客工特别喜欢买风扇和T恤牛仔裤。一名摊贩说,如果那一天没有客工来逛,他会特别担心,因为他的顾客有八成是印度客工。

社会结构的改变已经给结霜桥形成了一群独特的顾客群,他们不是客工,就是来找便宜货或者希望来“淘宝”的人,货物和客源都有别于新加坡的其他跳蚤市场。这独特的景象也吸引了一些游客的到来,其关闭将使本地又少了一个有特色的景点。

国家急速发展,许多建筑物都被翻新或者拆除,每一个改变,我们都感到不舍。结霜桥这个凝聚了三代人记忆的地方走入历史,一样地教人唏嘘不已。

除了摊贩之外,许多公众都希望政府能另外拨地,让这个旧货市场得以延续生命。卫生部兼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最近在国会答复议员时,表明有意继续营业的摊贩,只可向当局申请牛车水大厦小贩中心和黄金熟食中心的摊位,或者到其他跳蚤市场去。但摊贩却担心零散经营不具吸引力,顾客不会上门。

许多城市都有跳蚤市场,有些甚至成为旅游手册推荐的旅游点。新加坡旅游局是否可以在这方面助推一把,与环境局协助结霜桥旧货市场改头换面,让它以另一个较有组织、有规划的形式重生,成为本地一个每天开放的跳蚤市场?

穿越组屋区的地铁高架桥和汽车天桥底下,也许都可以考虑开放成为旧货市场新地点。好处之一是有遮盖,摊贩不愁风吹雨打,其次是可以装灯,晚上提供照明。又或者规定摊贩用手推车的方式经营,这样不但整齐卫生,货物全收在手推车里,也不用每天搬货回家。

经营方式必须系统化,除了“专业”经营者,也开放给零散业者经营,让这些家庭散户,把家里多余的用品拿来销售,与国家鼓励环保的目标一致。假如能邀请社会企业加入,还可安排有特别需要的人售卖他们的手工艺品,又或者特设一个给年轻人创业的专区,售卖他们的货物。

让结霜桥旧货市场以另一个形式出现,或可成为人们的另一个去处。同时,也能给予年长者以低廉租金做生意的地点,给年轻人创业的学习机会,以及让旧物品得到新生。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tohys@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