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言语图钉

众声道

讲华语运动推介式上的布置材料出现错字,社交媒体上骂声、嘲讽声一片,热心网民发挥其专业尽情放大错误,围观网民勤于转贴分享,短时间让推广华语理事会受到广大的关注。这也难怪,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更何况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消息的传播岂止快,还可附上照片或视频,加大消息的渲染力。

一名前辈在这事件上的反应是:“哦?‘读’字的书法,好像不是这样写的。”

前辈客观地说,理事会的华文校对能力或许需要再加强,但还不至于分不清“读”和“渎”。他觉得,当局在准备活动看板时想创新选用楷体以外的字体呈现,奈何对书法的认识不深,误选了写法看似“有型有款”的“渎”字。

前辈还提点说,如果分不清言字旁与三点水的书法,就记住“有点为水,空挑为言”。

我呢,则向前辈提了另一个可能性:选字过程没出错,但在电脑上色加工时,不谙华文的操作人员不小心把言字旁“修整齐”了,再加上赶工出货,没再检查就使用了看板。

上述两个出错的可能性,可以分别在选字与美工过程中多加留心,另外最后一道校对把关,当局必须更严谨看待。

说这些不是帮当局找借口辩解,我与前辈只是尝试从多角度看待问题,以更多同理心了解症结所在,并提出具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推广华语理事会事后在面簿道歉;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也发声明指出,活动团队已向她保证会加强检查程序,确保不再出现类似疏失。傅海燕在“灭火”的同时,也提出华文美妙之处,即汉字笔画的微小差异可完全改变字义。

华文作为世上最难学的语文之一,其魅力往往埋伏着“地雷”,除了汉字笔画,还有四声别义、多音多义字、成语、谚语、歇后语,以及“主谓宾补定状”语法等,搞得懂,却容易出错。这也是为何市面上还未出现可靠的汉字与语法校对软件。

这不易掌握的语文放在岛国的大环境里,学习之路更为艰巨。

包括推广华语理事会在内的各个机构与团体,通过不同教学方式与活动,例如举办“新空下”新谣歌唱与创作比赛,来增添华文华语的学习乐趣,激发更多Z世代或是网络世代,甚至在它之后的阿尔法世代(Generation Alpha)对华文的好奇心,让他们不会排斥学习,也不会因华文太难而打退堂鼓。

然而网络与社媒时代培养的挖苦、嘲笑和乐于抓人小辫子的生态与心态,会在不知不觉中打击下一代学习华文华语的信心与兴趣。

随便刷一下社媒应用,都能看到网民取笑因错别字而扭曲意思的文章。

对华文程度好的人来说,这些或许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娱乐,但对在华文学习上相对挣扎的群体,这很可能会无形中留下无法意识与消除的心理障碍。

说这些不是要贬低那些网民,或赞美哪个机构,我只是希望人们在荆棘满途的华文学习路上,别再多撒一些“言语图钉”。

(作者是《联合早报》新闻编辑 yingxu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