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舒杨:小国外交也攸关小人物

舒不知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过去一星期,《恋曲1990》在脑袋里单曲循环,但不是罗大佑的那首经典,而是本地歌手董姿彦的爵士演绎。

《中国新歌声2》上周首播,董姿彦还没唱几句,就有周杰伦为她转身,随后又在高潮不断中赢得导师刘欢和陈奕迅转身。

看到三位导师纷纷为董姿彦冲下台的场景,心中难免激动。选秀节目本就善于营造平凡小人物闯关成功的感人气氛,每一名选手的晋级都有令人动容之处;而对本地观众来说则更多了一层欣喜的理由,因为这是继去年向洋夺得亚军过后,又一名新加坡选手在这个上亿人观看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虽然对一些人来说,董姿彦还是个陌生名字,但她已在本地音乐界活跃多年:曾在酒吧驻唱,九年前发行第一张个人爵士专辑。23岁那年,她参加了《新加坡偶像》(Singapore Idol),虽有小斩获,但没能迎来大契机。后来她转做电视节目主持人,曾获颁《海峡时报》剧场奖的最佳女配角奖。

要感谢向洋去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让坦言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董姿彦又燃起心中的火,鼓起勇气迈向更大舞台。

就在节目热播的同时,一场看似并不相关的话题在持续延烧。这场有关小国外交的论战,不仅有退休官员和学者纷纷加入,外交部长维文也在7月17日外交部对话会上,以《小红点的外交:过去与现在》为题发表演讲,阐述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在和大国的相处中所要遵循的五个“核心原则”。

相比大众节目,这场讨论主要在一个相对小的群体中展开,相关报道并非大众读者茶余饭后会去讨论的议题。(zaobao.sg的热门文章列表显示:过去一周,多数人更关注艺人结婚。)

的确,除非国家安全与人民生计受到威胁,普通民众不会过多关心国与国之间的外交。然而,与他国的关系不止关系到和平或战乱,也不仅仅是军事、经济和贸易上的合作或对抗,而是渗透进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贸易往来所带来的诸多便利、跨国公司的外派机会,以及本地公司在他国可以争取到的市场份额等等,都脱离不了良好的国际关系。

在文化等软性领域更是如此。一个国家如果与他国保持良好关系,国人也会享有更广阔的天地展现才华。就拿选秀节目来说,A国选手在B国的表现虽然主要取决于自身才艺,但其境遇(甚至是参赛资格)恐怕和两国关系间接挂钩,否则我们也不会不时听到某国艺人在某国“遭封杀”或“遇冷”。

并不是说,小国的人必须参加海外比赛,或是一定要通过大国认可才能证明实力,但小国毕竟人口和幅员有限,多一面镜子反射光芒,何乐而不为,更何况这面镜子往往更大、更有影响力。事实上,过往的诸多例子也都证明,不少本地公众对本地人才的了解,也是从他们在外国赛事中获得佳绩开始的。

小国外交应抱持怎样的心态,或许是少数人的思考题,但它不仅是大人物的课题,更攸关每个小人物。身处小国的人们需要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左右逢源,才能享有更广阔的天地。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部内容副主任 shuyan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