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从交警窥探社会腐败风

国际漫游

最近偕父母和妹妹到北海道自驾旅行,沿着笔直的国道232号开往宗谷岬,左边是明媚的日本海风光,右边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牧场,看得乘客和司机都心旷神怡。

然而,我不小心超速,被交警逮着。警车停在我们后面,一个年轻交警快步跑上前来,让我把车开进前方左边一条支路,避免阻挡交通和造成安全威胁。家人有些担心,不知道除了开罚单,还会不会有什么其他麻烦。他们生活在马来西亚,认为遇上交警可能会遭遇罚单以外的麻烦。

车子在支路停下,年轻交警快步赶上来,说国道限速60公里,我已开到76公里,要我放慢一些,又问车子是不是租来的,要查看国际驾驶准证等。我告诉他准证在车尾箱,他马上说不要紧,让我离开,但再次提醒“放慢些,放慢些”。

接着,交警还教我怎么回到国道上。我指了指导航系统,说我会按照导航,但他快步跑到前方,指了指路边一个空地,用手势表示可以在那里掉头回到国道。经过交警时,父亲开了车窗,忙不迭向他道谢。

日本交警的作风给家人带来小小的文化冲击。他们没想到,日本交警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不仅没有开罚单,也没有凶巴巴的严厉警告,更没有要求罚单以外的“咖啡钱”,还快步跑来跑去,给我们指引哪里安全停车、如何重回国道。

算一算,在国外开车,曾经跟日本、马来西亚等国的交警打交道,从中可以窥探这些国家的廉政风气。

诸如向警察行贿这类露骨的贪腐行为,在日本是比较少见的。这相信跟社会发达、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较高有关,普通民众犯不着接受不义之财,毁坏自己的道德和名声。

然而,日本并非没有腐败,其腐败以金权政治为主。根据透明国际的2016年贪污印象指数,日本以72分在176个经济体当中排名20。虽然在亚太区的排名靠前,居新西兰、新加坡、澳大利亚和香港之后,但在国际上落在主要发达经济体后头。这与日本金权政治剪不断理还乱有很大关系。

事实上,就在我们展开这趟旅程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夫人陷入两起腐败丑闻。日本爱媛县的加计学园理事长加计孝太郎与安倍是深交,安倍被媒体揭露指示教育部批准加计学园设立兽医学院。日本因为兽医学院过剩,政府已有50多年没批准设立新的兽医学院。安倍夫人担任过名誉校长的森友学园,则涉嫌以低价向政府买进一块土地。政府被指责给予森友学园特别待遇,贱卖国有土地。

日本自民党长期执政,导致财阀或富人阶级与执政党建立了密切关系,长期向自民党输送利益,以维持既得利益。金权政治成了难以切割的肿瘤。

我也曾三番四次与长堤彼岸的交警打交道,每一次都是无辜被截停、讨要“咖啡钱”。很多人都有类似经验,年前网上甚至流传一份“咖啡钱行情”,不同的违规价钱不同,在城市和乡区也有不同。

在马来西亚,除了这种贿赂行为很常见,金钱政治也很普遍。金钱控制了政治生态,政客靠金钱分配来控制权力,这与金权政治虽有本质上的不同,但同样是腐败。在发生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的各项丑闻后,马来西亚的金钱政治已达到新的高度。

相比于金钱政治,印象中交警受贿的情况有所减少,这是因为马来西亚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一来减少交警有机会直接跟司机单独接触,二来加强反腐力度。近来从一些报道和朋友圈得知,交警不仅不再收贿,还把行贿者举报给反贪污委员会。

然而,这显然无助于提升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得分和排名。在去年的评估中,马来西亚以49分排第55名,多年来始终在50分上下徘徊。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北海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