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霖:全球及东南亚恐袭现状分析

审时度势

今年6月19日,伦敦芬斯伯里公园区发生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是今年以来英国发生的第四起恐袭事件,也是次数最多的一年。不仅仅是英国,2017年才刚过半,世界各地已爆发了多起恐袭事件,恐怖阴霾笼罩全球。

根据澳大利亚著名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于2012年至2017年发布的共五版《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Global Terrorism Index)显示,2001年九一一事件后,全球恐怖主义活动进入高潮,但随着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国际社会多手段的反恐武力打击,全球恐怖活动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然而2015年以来,在伊拉克、叙利亚主战场极端武装力量受到压制一年以后,恐怖活动的数量出现了迅速的增长。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恐袭事件,从2007年的2800起上升到2015年的1万2000起,增加了326%。死于恐袭的人数从2007年的1万1000人增加到2015年2万9000多人。其中2014年恐袭死亡人数达到了3万2765人的高峰。75%死亡个案是发生在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叙利亚和也门这五个国家。

数据也显示,近年来越来越多国家因恐袭而死亡的人数,正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包括一些经济发达国家,如丹麦、瑞典、法国、土耳其等。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恐袭造成的死亡人数于2007年至2016年间增加超过900%,其中增幅最大的是土耳其、法国、美国和比利时等四国。

国际恐怖主义活动正进入新一轮的高发期,这个时期的重要特征和趋势之一是恐怖活动烈度不断加大,活动范围不断向全球扩散,投放爆炸物特别是自杀式爆炸,成为目前恐袭的主要手段。因此造成死亡人数上升,心理冲击和政治影响也巨大。

恐怖主义活动除了传统的重灾区中东、北非、南亚和次撒哈拉非洲地区以外,正在向全球扩散。2015年,全球有92个国家发生过恐袭,主要原因是在世界各国的反恐合作和武力打击之下,传统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博科圣地、塔利班和基地(卡伊达)等,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于是不得不改变战略,向“外线”扩张。特别是在欧美地区,恐怖组织发动一系列恐袭进行报复,弥补在伊、叙主战场受到的压制,借以凝聚人心,并在外部另建根据地。

而2014年以来,奔赴叙利亚、伊拉克参加ISIS等恐怖组织的外籍极端分子经过实战训练,从中东地区向全球其他地方回流、扩散,并与本土的极端分子结合,成为威胁世界各国安全的定时炸弹以及恐怖主义的传播者。

除了传统有组织的恐袭以外,目前恐怖主义活动也出现了一个新的特征和趋势,那就是所谓独狼式的恐袭大幅度上升,尤其成为针对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主要恐怖活动形式。无论是2013年美国波士顿国际马拉松连环恐怖袭击案,2015年法国巴黎系列恐怖袭击,2016年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夜总会恐怖袭击都是“独狼式”恐怖袭击。恐怖袭击者化整为零,自主决策,隐蔽性强,危害更大,而且很难被侦测。

这是九一一事件以后恐袭威胁的一个重要转变。而这种转变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也和恐怖组织将极端思想、言论、恐怖视频通过互联网、新兴社交媒体等不断传播有关。这些都成为仇视社会的潜在受众的“教科书”,不断号召追随者进行独狼式攻击。

同时,3D打印、无人机技术、机器人技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也降低了个人发动恐袭的技术门槛,越来越多的恐怖分子成为独狼。恐怖分子之间相互启发、相互复制恐怖行径,而且往往使用最残酷的手段,“恐怖滋生恐怖”。

东南亚作为九一一事件之后,被时任美国总统布什认为的反恐第二阵线,自2004年以来,恐袭活动就呈现上升的趋势,尤其2011年以来快速上升达到高峰。

一方面东南亚本土的恐怖组织不断发展,新的恐怖组织不断崛起,另一方面在ISIS壮大后,东南亚的恐怖组织也迅速向ISIS靠拢,ISIS为其提供资金、技术、人员招募和培训等方面的支持。而曾经参与ISIS作战的东南亚圣战分子,回流自己的母国,也将恐袭带回了家。2016年印尼雅加达的恐怖爆炸袭击事件,成为2009年以来印尼遭遇到的最严重恐袭事件。

除了印尼以外,东南亚大多数国家都在面临恐袭威胁。菲律宾、泰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均发生过恐袭,其中菲律宾和泰国最多。今年5月23日菲律宾南部城市马拉维就爆发了恐怖危机,目前已经导致超过14万人流离失所。菲总统杜特尔特强调伊斯兰国已经在菲律宾立足。

新加坡虽然没有发生过恐袭,但也曾经抓获恐怖分子。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近日出席的一场以打击暴力极端主义为主题的青年论坛中就表示:马拉维危机将加剧新加坡面临的恐怖威胁。

面对愈演愈烈的恐怖威胁,东南亚各国也纷纷加强了反恐力度,包括对重要设施的安保力度,推动反恐立法,加强打击力度,但受到目前全球恐怖主义新趋势新发展的影响,东南亚国家的反恐和安全形势依旧令人担忧。

东南亚作为多种族多文化汇集的区域,各国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社会矛盾较为突出,必须指出的是,一些国家反恐能力不足,从设施准备、科技提升、心理防范、设施准备、科技提升、社群凝聚等方面,都需要有针对性的提高与强化,并加强区域反恐合作,情报共享。

一是需要提高关键基础设施的防护能力,各国必须不断完善安全反恐建设规划。现代社会民众对于交通、医疗、水电等各项社会基础设施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一旦发生恐袭,损伤巨大,并将导致大范围的社会影响。因此必须对这些重要的社会基础设施设置多重防御体系,在危险发生时,能够将损失和伤害程度减至最低。

与此同时,也需要加大对反恐设施和技术的投入,制定通用的安全防护标准,作为城市安全规划和管理的行动指南。当前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只有不断提高安全防护技术水平,建设反恐安全防护的整体解决方案,培养专业人才,才能够有效地应对愈加多样化、复杂化的恐怖威胁。

二是从社会的角度看,应促进族群融合,缓解社会矛盾,防止一些社会民众将对生活的不满的情绪,转变为仇视社会的宗教极端情绪。同时应该认识到民众教育的重要性,加大正确的价值观、世界观、宗教观的宣传教育,尤其是对青少年的教育,动员各方力量包括宗教、社会团体等加入到与极端思想斗争的行列中,消除极端思想泛滥的空间。

另一方面,加强媒体反恐防恐宣导宣传教育,提高民众反恐防恐意识以及应对恐袭的能力,开展全民反恐运动,比如新加坡政府推出“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等。这个方面,可动员各方力量包括宗教、社会团体等加入到与极端思想斗争的行列中,消除极端思想泛滥的空间,同时加强网络管理,遏制恐怖主义极端思想通过网络、媒体传播扩散蛊惑民众。

总之,从反恐的硬件和软件两个角度提高反恐应对的能力,将其作为一项长期性系统性的工程,才能够有效防范,也可以在恐袭来临时仍然拥有强大的社会心理墙。

作者是新加坡凯斯防护科技集团总裁

面对愈演愈烈的恐怖威胁,东南亚各国也纷纷加强了反恐力度,包括对重要设施的安保力度,推动反恐立法,加强打击力度,但受到目前全球恐怖主义新趋势新发展的影响,东南亚国家的反恐和安全形势依旧令人担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