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贪污乃人之常情?

漫步

马来西亚国家廉正机构(IIM)最近公布了一项调查:有三分之一的公立大学学生认为,受贿在道德上是可被接受的行为,不是什么严重的罪行。

新闻网站“马来西亚人洞察网”(The Malaysian Insight)报道,根据国家廉正机构发布的调查报告,多达35.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收取他人的金钱、礼物或服务并不算贪污。另有28.1%的学生认为,偷取办公室用品作为私用没有什么不妥,如随身碟、复印机碳粉或纸张;20.6%的学生认为,提拔家庭成员填补政府部门的职位空缺等裙带关系,是可以被接受的事。

这项调查访问了马来西亚国民大学(UKM)、理科大学(USM),以及玛拉工艺大学(UITM)等学府的402名学生。这些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从他们的反应看来,他们当中不少人已是为即将投入社会做好了心理准备。

对于调查结果,国家廉正机构主席兼总执行长阿尼斯尤索夫表示,这种情况令人担忧,显示国家的教育需重新检讨及省思。“这些学生将来可能是工作职场的领导,甚至成为国家领袖。如果他们觉得索取那些一般被认为是行贿的物品,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的话,国家未来还有什么希望?”他说得好,可是他人微言轻,没能引起多少共鸣。

监察全球各国贪污情况的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自1995年以来,每年开出廉洁排名榜,马来西亚过去几年都在第45至50名之间徘徊。贪污情况更严重,排在它之后的国家一大把。在2016年的排名中,五个贪污情况最糟糕的亚洲国家,亚细安组织成员便占了三个:缅甸、泰国和越南。

马来西亚国家廉正机构经常对马国的贪污现状提出批评,但它的角色不受重视,就像这次的调查结果,在媒体上也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马国国家“未来的栋梁”对待贪污问题如此“开明”,认为“随便拿一点”乃人之常情,便是国家长远的隐忧;尤有甚者,这个问题却不见任何政治人物关心一下。

“透明国际”对2016年全球情况的总结是,有权有势者的中饱私囊是引发民粹主义的主要原因,而可以让人即刻联想到的典型例子是法国。

在今年5月刚过去的大选中,原本最受看好的右派共和党总统人选、前总理菲永在关键时刻被报章踢爆,他的妻子佩内洛普和子女涉嫌吃政府“空饷”长达10余年,所涉金额高达90万欧元。

根据法国媒体的揭露,上自总统,下至国会议员,把妻子、儿女安插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挂个闲职,领一份高薪,完全是正常合法的。执政党起初还怪媒体找茬,但在总统选战中不断暴露出政坛和官场的徇私苟且、丑闻不断的情况之严重让人惊讶。

世界第六大经济体的政治贪污风气,让极端右派的国民阵线党有机可乘,其候选人及党魁马琳·勒庞一度得到工人阶级的普遍支持,声势浩大。但是最后关头还是被一个政治素人,为竞选总统而临时成立政党“共和前进党”的马克龙半路杀出,在今年的大选中胜出,及时煞住欧洲正在兴起的民粹主义之风,让欧洲其他国家领导人大大松了一口气。

坐上总统位子的马克龙日子也不好过,他是靠其他政党对手败在自己的污点而上来,法国人对他自然别有一番期望。但他的支持率在三个月内急速下跌,其中一个因素是他的政党涉及不当使用欧洲议会的款项。

幸好法国国会已开始修理腐败多时的体制,上周法国国会通过禁止政治人物雇用亲属的法案;在本周三又以压倒性优势通过新的廉政法案。根据新法案,法国议员被禁止接受现金捐献用在他们所挑选的领域或非政治组织。法国总理菲力普说;“过去的一些做法被容忍了,也被接受了一段日子,从今天起再也不会出现了。”

当政治人物的贪污行为已经成为一个国家的“传统”时,要靠政治人物来反传统是难上加难,因为与他们的切身利益攸关;在体制下,他们还得让支持者分一杯羹。

新加坡以廉洁立国,廉洁治国,建国52年了,直到今天仍是一刻不敢放松,几个月前还成立了一个“贪污举报中心”。那时,我还纳闷,本来就有个贪污调查局(CPIB),为何还再设一个举报中心?再深一层想,觉得有它一定的合理性。CPIB的名字令人望而生畏,一般人是不敢进去的。“举报中心”看来就比较“接地气”,维护廉洁政治的努力也应该重视由下而上。

此外,“贪污举报中心”起着提醒人们不要把廉洁政治视为理所当然的作用,因为人们“久处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我们不妨也向大学生来个调查,看看他们心中是否存在一把尺,对有关廉洁政治的标准是放松了还是收紧了。

只有当廉洁政治成为一种文化,一种政治价值观的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监督公务员也是公民的职责。社会上若到处是手脚不干净的政治人物和公务员,还需要麻烦小老百姓举报吗?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