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美琳:为后人植树

编辑室内外

在个人层面上,保护环境的意识和概念不是没有,但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个人的力量有多大?

过去几年出国旅游都选择到北海道,除了钟情于那里的四季分明、相对于日本东京或京都更为地广人稀的景致,也是因为已太熟悉和习惯她,不用费工夫准备旅游资料,就可以提着行李悠闲度过假期。

北海道今年的夏天,天气跟往年有些不一样,两个星期的旅程,尤其是第一个星期,无论是西南部重要港市函馆、人口仅次于札幌的第二大城市旭川,以及有“雾城”之称的钏路,几乎天天碰上雨天,一些天不得不临时更改行程目的地。之前几次在这些地方都是夏日炎炎,我忍不住“责怪”第一次同行的旅伴,一定是他贵人出门,才会招来细雨连连不断。

这当然只是开玩笑的话。7月16日出发前,其实反常天气已在日本肆虐,多个地区不是暴雨就是爆热,九州多地突发洪水和土崩造成人命死伤;东京降下冰雹地铁服务中断;小樽在短短一个小时累积的雨量,也使著名的商店街积水难行。

这些以加速频率发生的莫测气候变化,无论是在新加坡还是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全球暖化慢慢冲击着人们日常生活的普遍现象和不可逆转的发展。

根据美国媒体最新取得的联邦政府报告草案,美国人也正感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平均气温急剧上升,最近数十年更是过去1500年来最热的。报告指出,即使人类立刻停止排放温室气体,到本世纪结束时,全球气温仍将比目前高至少0.3摄氏度。

科研专家也警告,全球暖化、二氧化碳浓度持续上升,将导致大米、小麦等人类主食中的蛋白质急剧减少,使得人口中的更多弱势群体面对发育迟缓和过早死亡的风险。

冰架崩解、冰山融化加快了海平面上升幅度;全球气温升高对农作业、渔业和旅游业构成严重威胁,还会带来各种难化解的环境和卫生问题,甚至导致南亚地区变得不宜居住,首当其冲的更是低洼国家的生存和安全。

在2015年达成、去年11月生效的《巴黎协定》,旨在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的增幅,控制在1.5至2摄氏度。作为目前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中美两国是应对全球暖化挑战的“中流砥柱”,小国寡民如新加坡却也不能只“坐享其成”。我国政府积极参与对抗气候变化行动,望能实现在该协定中所做出的承诺,即在2030年前,把温室气体排放强度从2005年的水平削减36%。

全球暖化这个课题过去10年来在相关环保、政治以及外交领域里进行着排山倒海的高频讨论,但权威科学专家关于几十年甚至百年后才会完全显现的各种上述预测和研究报告,对日常忙碌、生活环境安逸又便利的城市人来说,很多时候获知信息后就没记挂着。什么冰山融化、饥荒恶化,大概都不含任何特殊意义;人类无可避免的一场“生态灾难”预言,也有如天涯海角且与此生无关般遥远的危言耸听之说。

较为贴近日常生活的切身感受,是天气越来越热时就调节睡房的冷气温度、经济上负担得起就满足消费欲望。我们都忘了自己每天的活动和消费选择就是温室气体的制造者。

在个人层面上,保护环境的意识和概念不是没有,但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个人的力量有多大?做了什么不见得就能让全球变暖的速度放慢,一时忘记或改不了习惯,没多做也不会碍事。

因此,论城市和经济发展,新加坡的成功在国际舞台上有目共睹,但在节能用水、减少制造垃圾、避免过度消费、少驾车多利用公交系统等环保生活方面,国人还需多多经营和努力,才能朝永续城市发展的方向大步迈进。

不过,我相信生活态度往往能成就一切,关键是愿意调整和摆正心态后做出改变,就算不能杜绝势必迎面而来的冲击,至少我们已经在能采取行动的有效时限里,对后人有交有代地履行了个人的环保责任。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cheowml@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日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