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英帝国统治的遗毒

8月9日新加坡刚庆祝了建国52周年。其实还有好些国家的生日也在8月份,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两个比较少为新加坡人关注的国家印度和巴基斯坦。很多新加坡人关注中国,其实印巴孟三国和我们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今天,我们在马路上和各处建筑工地,都可以看到来自这三个南亚次大陆国家的劳工。这三个国家原属一体,于1947年8月15日,根据英国殖民当局的分治安排划分为两国,即印度和东西两个巴基斯坦,后来东巴独立成了孟加拉。

两千多年前,古印度出现了全盛的孔雀王朝阿育王(无忧王)统治时代,王朝版图涵盖整个南亚次大陆,就包括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那也是佛教鼎盛的时代。公元16世纪出现的莫卧儿帝国,其领土也几乎涵盖整个印度次大陆。如果只讲历史,那么,今天的印度人也大可高声说:“自古以来,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就是印度的领土。 ”

但现实是,印巴孟三国都是独立国家,印巴之间因为分治蒙受的创痛,更是历经70年仍无法弥合。印巴分治的历史,说来话长,简单说就是英国人分而治之政策的产物,从印巴分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见证帝国主义时期英国人老奸巨猾的本性。去年,印度作者和政治人物沙希·塔鲁尔(Shashi Tharoor)出版了《不光彩的帝国—英国在印度的所作所为》(Inglorious Empire—What the British Did to India)一书,就历数和痛斥了英国人这一分而治之政策所带来的诸多恶果。

英国人从设立东印度公司(贩卖鸦片的罪魁祸首)开始,然后逐渐全面占领和殖民,使印度被统治和掠夺长达近两个世纪,形成一个充满种族、宗教和种性裂痕的社会。讽刺的是,如今它却常常自诩为印度带来了团结和民主。这看来是沙希最难下咽的一口恶气。他指出,早在1857年印度教(我们这里习惯称兴都教)和回教徒士兵群起叛变的时候,老谋深算的英国统治者就得到一个结论,为了帝国的持续统治,对这两个宗教族群分而治之,使他们互相为敌才行。

接下来,英国统治就是巧妙的利用宗教、种性等因素,逐渐分化印度各个群体,同时也把英国白种人的优越性内化到印度人的深层意识中。沙希的结论是,英国人的这种刻意的分治和分化政策,是直接导致印巴分治的因素。我们或许可以补充说,更可怕的是,虽然这几个国家独立了,但殖民帝国分而治之所形成的后遗症,却一直延续到今天。

今天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形同敌国,每当印度遭到恐怖袭击,必把手指向巴基斯坦。但事实是巴基斯坦也经常发生恐怖袭击事件。虽然印度总理莫迪在上台后曾到巴国访问,但并没有促成和解。穆迪的浓重的印度教背景和色彩,显然对他想改善或缓解印巴关系不利。

同样的,信仰回教的巴基斯坦也对印度高度不信任,但和中国(1962年曾和印度发生边界战争。目前两国士兵也在中国于不丹交界的洞朗对峙)的政治关系却异常密切,这也使印巴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但可以说,从1940年代闹分治起,以至后来的三次印巴战争,最大的断层线和导火索,仍在英国人分而治之策略种下的印度教和回教(伊斯兰)的猜疑和仇恨。

巴基斯坦刚独立时,国土分别在印度东西两边,两片国土相隔1600公里之遥,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奇怪的安排。人为的划界(英国只用40天时间划定印巴分治疆界)和仓促的分治安排,导致消息一公布之后即发生大规模的暴乱,一般估计至少有100万人在暴乱中罹难。而由于分治引起人心惶惶,数以千万计的人在慌乱中举家迁徙逃亡,回教徒从印度教徒居多的地区逃往巴基斯坦,印度教徒和锡克族则从巴基斯坦逃往印度,过程中也死伤无数。

独立并没有带来种族和宗教的和解。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仇恨依旧,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以及这两个邻国国内的印度教徒和回教徒(穆斯林)至今仍然势如水火。由两国分割和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经常发生双方军警人员被武装分子袭击的事件。

宗教冲突看来将会一直是印度社会的一大隐忧。2002年,莫迪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期间,该邦就爆发了系列反穆斯林暴动,持续两个月,导致千余人死亡,舆论指当时地方政府不作为,甚至有纵容印度教徒暴行之嫌。美国就因此遗毒禁止莫迪入境。但莫迪并不在意。他领导的印度教人民党现在是执政党,印度教多数主义也因此抬头。

今年初,古吉拉特邦议会通过一条全国范围内最严修正案,将屠宰牛只的刑罚从目前的判监七年,改为终身监禁。这种印度教色彩浓厚的立法,针对的无非就是穆斯林。有些极端印度教徒甚至执行“私刑”,杀害被指杀牛或卖牛肉的穆斯林。

应该说,和任何多元社会一样,印度的印度教和伊斯兰之存在一定矛盾并不奇怪,问题是经过英国人刻意的摆弄之后,这种原本可以调和的矛盾却演变成了难解的世仇。最可怜的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政客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却明知故犯,自愿入彀。时至今日,他们仍然一直在利用宗教以遂政治目的。这是可悲的,也足见殖民统治分而治之的贻害是何等之深。

英国人也以相同的分而治之的手段处理马来亚独立,他们把政治权力交到马来人(巫统)手中,在一个多元种族社会中打下了分裂分化的楔子。遗憾的是,政客们也纷纷入彀,这也是导致新马分家的一大原因。新加坡为的是要建立一个真正各族平等的国家,这和马来人主导的政治是格格不入的。

新马分道扬镳52年后的今天,两国政治发展迥异,人们有目共睹。新加坡倡导种族平等,因此严禁人们利用宗教、语言等课题来煽动群众。而时至今日,马国政治仍然遗毒难除,有着种族和宗教的浓重色彩。一些马国政治势力也仍然不忘时不时要在我国政治中插上一脚。

民选总统选举在即,本届选举将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巫统的喉舌报《马来前锋报》便接连发表评论,对此多加奚落,指总统并无实权,新加坡的马来人被边缘化等等,挑拨离间的用心至明。这是我们应该有所警惕的。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