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智慧的小国……我想说的不是外交

练习曲

远高过社会效率,而这是新加坡发展到今天,一直浮现的问题——政府跑在前面,民众跟不上。民众跟不上,未必是因为速度太快,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恐怕是动力不足。改变现状需要付出努力,能带来的“红利”却不够吸引人。

8月20日的国庆群众大会后,大家都在谈智慧国,越谈越让人担心我们不太有智慧。

当中国的老太太都懂得发微信红包,天桥上的乞丐也知道放个牌子让你刷支付宝捐钱,而我们连地铁站柜台不再接受用现金给车资卡充值也急得手忙脚乱,这让人感到担心。

人们的顾虑包括贫困年长者没有银行户头和提款卡可以无现金充值、小朋友因为没有机会用现金,以后连基本算数都不会。有些担忧不无道理,但如果我们以为那是不能解决的,对迈入智慧生活感到迟疑,那就真的没有智慧了。我们在电子支付方面确实落后,但支付方式只是“智慧生活”的一小部分,在迈向智慧国的愿景中,我们已经走了不少路,没有理由支付这关跨不过去。

写这个专栏的时候,我搜查了一下别人怎么看新加坡的智慧国愿景,结果发现别人比我们自己更看到新加坡。

中国一个颇有水准的网络媒体《界面》在2017年2月22日有一篇文章,引言中这么说:新加坡“智慧国”建设目前迈入第二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6年推出为期10年的‘智能城市2015’发展蓝图,该计划的目标全部提前实现,于是,新加坡在2014年又公布了‘智慧国2025’的10年计划,如果不出意外,新加坡有望建成世界首个智慧国。”

新加坡究竟在哪些方面表现突出,让人那么有信心?

这里找到几份调查数据,一份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做的,从2005年到2013年全球电子政府排名。那九年里,新加坡都名列前三,在2010年、2011年和2013年,我们甚至排名第一。其他上榜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韩国、瑞典、加拿大和芬兰,每年都在前三的除了新加坡,就只有美国。

另一份报告是2016年,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世界电子政务发展领先国家中,新加坡排名世界第四,在我们前面的依序是英国、澳大利亚、韩国,排第五的是芬兰。

在去年11月《经济学人》信息部发表的“互联互通能力”报告中有一个“亚洲数码转型指数”,新加坡在这项评比中以75.6分排名第一,排第二的韩国72.5分,第三日本70.7分。我们最近一直说要向他们学习的中国,在这个指数上排名第七,得分33.9。

这些数据说明,我们不需要过度妄自菲薄,以为新加坡在电子支付方面落后,我们的国家就整个落后了。电子支付固然是必须走的路,但这不是智慧国全部的智慧。我们的优势是在政府推动的大项目上,特别是数码基础建设。如果基础建设不佳,企业之间不能互联互通,就无法做到数码转型。

然而,这里面也不是没有隐忧。调查发现,我国在人力资本评比表现最弱,排在韩国、日本和香港之后,主要因为我们的先进数码技术人才不足,社会的数码鸿沟不小,弱势群体使用互联网的能力需要加强。

把这些评比和调查放在一起比较,就会发现在迈向智慧国的路上,我们的政府效率远高过社会效率,而这是新加坡发展到今天,一直浮现的问题——政府跑在前面,民众跟不上。

民众跟不上,未必是因为速度太快,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恐怕是动力不足。改变现状需要付出努力,能带来的“红利”却不够吸引人。

过去50年,我们的国家快速发展,建立起一套非常高效的制度,我们的城市规划让每一个小区都有基本的日常设施,生活相当便利。与此同时,我们也过度习惯了这些便利,对变革没有迫切感,无形中会拖慢转型的步伐。以少用现金,改用电子支付来说,如果四处都有提款机,住宅区里也容易找到银行分行,而良好的社会治安让人不担心身上带太多现款会被打抢,就难怪很多人觉得开设网上银行、用手机绑银行卡这些事情处理起来太麻烦。

上星期《联合早报》与民情联系组合办的“国庆群众大会对话会2017”上,职总秘书长兼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问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一样的穷和不一样的富,哪一个问题比较好解决?”大家想了一想,一致认为前者比后者容易处理。

一样穷的社会,大家都要解决温饱,即使每个人的步伐不一样,方向是一致的。富裕程度不同的社会,每个人的性情、兴趣不一样,人生阶段也不同,有人要继续赚更多钱,有人要追求精神上的满足,也有人只要安安稳稳,无功无过地过生活。可是治理者的责任是要确保人们的生活可以永续,不能让科技把人民分化,更不能因为不推动科技,让国家落在时代的后头,跑在前面的人纷纷出走,留下来的回到大家一样穷的状态。

最近大家也在关注小国的定位,在全球政局上我们只是“价格接受者”(price-taker),其实在经济与科技发展的大趋势方面,我们同样不可能成为“价格制定者”(price-maker),只能确保自己跟上潮流,最好处于潮流前端。

小国在这方面的局限也可以是优势。因为国家小,改变起来比较快也更灵巧,因为人少,可以尽量照顾到每个群体,不丢下任何人。

前天,我国11个地铁站的乘客服务柜台不再提供现金充值服务,一些乘客初次尝试用电子转账充值,地铁站也安排服务员协助乘客学习电子付款。改变人的习惯,难度不在新事物,而在观念。我们应该谨慎避免自己变得保守起来,遇到需要改变时,不要先想到改变的过程有多困难,而应该想:“现在不改变,以后会更困难。”

这才是一个智慧的小国迈向智慧国应该做的事。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