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总统不搬家

漫步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终于“顺利”地宣誓出任我国第八位总统。李显龙总理前晚在总统就职典礼上说,这“标志着新加坡将逆着区域洪流,确保少数种族也能享有平等权利”,他强调,在时代大背景下,“我国维护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理念更为急迫。”总理的话多少是在回应反对者的声音。

这次的民选总统选举在民间的质疑和揶揄声浪中,总算圆了政府的初衷,政府任由民间笑骂,要逆世界潮流而走,就是要向世界证明新加坡的多元性。在政府的“祝福”下,在“保留机制”的护送下,哈莉玛进入总统府之后,她比历任总统都更必须迫切地以自己的能力和承担精神,去体现一个全民总统的榜样。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面簿上的留言,很好地为这次的民选总统选举作了一段总结性的评语,他说,“哈莉玛成为总统的过程或许极具争议性,但她本身绝不是一个具争议性的人物。”

当修宪通过,保留机制成定局之初,人们的关注焦点是到底马来社群中有谁最具资格出来参选,这也在另一个角度印证了马来社群中有总统潜能的人的确是凤毛麟角。当呼声颇高的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公开排除自己参选的意愿时,哈莉玛便呼之欲出了。

这期间铺天盖地而来的选举笑话与挖苦,与其说是针对哈莉玛,不如说是针对政府。相当普遍的看法是政府一切布局都是为了堵死前议员陈清木问鼎总统职位之路,再加上保留机制违背“选贤用能只看能力”的meritocracy精神,为选举增添了争议性,而哈莉玛本身具有一半印度人血统则又增添了几分戏剧性。

学法律,投入工运,从政后,由政务部长到国会议长,最后晋身总统府,哈莉玛个人从来就不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从政者,她以平实的作风,扮演每一个阶段赋予她的角色,说她是“不具争议性”的确很贴切,否则她不会被相中,被进一步推到国家权力的最高象征位子上。至少政府会很放心地把看管国库的“第二把钥匙”交给她,相信她能扮演好一个能够与政府合拍的角色。民选总统本来就不可能是一个跟政府对着干的总统,不少人到今天还是对此有期望,不是对制度的误解就是对制度的不满。

作为一位民选总统,哈莉玛的角色必须超越“第二把钥匙”,跟历代总统一样,她必须以建立亲民形象为己任,亲民才能团结各族人民,把新加坡的多元性更广地带到国际上。

既要亲民,哈莉玛首先必须有所表态,她选择不搬离组屋区,多少还是令人感到意外。她的义顺组屋已被戏称为Yistana,相信她的决定也得到政府的全力支持。总统要继续当个组屋居民并不容易,很多实际的问题需要深思熟虑。

出身草根,要做个平民总统,以组屋居民的身份贴近民间,是一种高度亲民的表现,她的左邻右舍、“厝边头尾”与有荣焉,可能还没有时间消化邻居当了总统这回事。

即使在她当议长时便享有一定的保护,但保安当局从来没有碰过这样的问题,总统的组屋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单位”,给保安工作带来非传统的挑战。按常理总统应该享有专用电梯,而这又违背建屋局条例,每个组屋居民都有使用公共设施的平等权利。除了居住环境更加安全,连大耳窿也不敢来撒野之外,总统邻居们还要考虑以后他们的亲朋戚友到访时又会遇到什么保安检查等等……

哈莉玛总统也许可以向老邻居保证一切生活照常,但组屋区里住着一个总统,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经验,全体新加坡人都在努力想象这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

新加坡组屋居住环境的安全举世称道,安全程度达到适合总统居住,这是我们的未来体验。尽管如此,恐怖主义带来的安全隐患是新加坡不敢掉以轻心的,内政部本周一还在国会中提出一个基础设施安全法案,规定新发展项目,以及现有的建筑今后在重修或重建时都必须把保安设施加入设计内。因此,哈莉玛总统的“朕不搬家”决定的长久可行性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无论如何,哈莉玛总统的工作进入状况之后,才是她证明自己的开始,选举中一切嘲讽揶揄,对她是一种激励,我们相信她会以最大的努力,更大的爱心去做一个全民的总统。

哈莉玛总统也许可以向老邻居保证一切生活照常,但组屋区里住着一个总统,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经验,全体新加坡人都在努力想象这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总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