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慧:不做口号式多元

慢三拍

下来的更大关键,是怎么在我国政治信念与社会价值观越来越多元的现实环境里,更进一步打造出求同存异而又互相信赖的新局。

正在中国热烈进行的《中国新歌声》第二季歌唱选秀,一个叫“川虎”的中西及男女组合,引起评审团及广大民众注意。在上周播出的第9期选赛中,由新疆小伙子鞠红川和在北京定居的美国姑娘唐伯虎(Annie)组成的多元背景组合,唱响了目前在中国当红的歌曲《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的词是改编自爱尔兰诗人叶芝在1893年的诗作“When You Are Old”,让人眼前一亮和耳目一新的“川虎”组合表演,不仅是他们清纯歌声与深情和声的演绎,还因为他们在演唱的不同阶段,美妙地融入两个元素:低吟朗诵一段叶芝英文原作,和演唱了一小段美国黑人Louis Armstrong的著名歌曲“What a Wonderful World ”。

两位歌者的年龄都不超过26岁,在把诗歌和歌曲结合再创作的过程中,他们也把本身及整个多重又多元的中西背景再放大,赏心悦目。

诚然,现实中的多元结合与碰撞不是都能那么顺畅和谐,赏心悦目,正如上述比赛其中一名导师、香港艺人陈奕迅指出,让《当你老了》边唱边有英文原诗朗诵“伴奏”,听觉上是忙了点、让人赶不上,“但就这么点瑕疵”。

多元并存与碰撞,是繁杂抑或是和音般的美妙柔和,也许见仁见智,但其实更是事在人为:要躁即是噪,要和是美。这当中,没有捷径,只有认识再认识,愿意听,愿意说,更愿意让多元意见与背景并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在白宫会见了众议院的两党议员,就中产阶级的减税、基础设施建设、移民问题和医疗改革等议题,呼吁两党议员团结,“抛开差异”“把我们的国家放在首位”“一起为政府工作、为民众服务”。

他说:“当我们抛开差异――有时候这些差异其实是出奇的小――我们是把我们国家、我们人民放在首位。”

特朗普的出奇感性喊话,是否能成功团结素来势不两立的两党支持他的一系列改革建议,政治观察员都不太乐观,但他的感性呼吁多少显示他很清楚,美国不能再浪费时间在不断与他政治对抗,或在两党本身的对抗中,否则将难以落实他要创造就业,提升美国竞争力,让美国再伟大的竞选诺言。

在真正多元的社会里抛开歧见,是要有求同和存异这两个缺一不可的层面,是个不断在演变、既要一起寻求共识,更要尊重大家思想和理念、待人处事的特性不可能完全一致的过程。在国际社会是如此,在自己的国家社会和家庭里,都必须承认这一事实和心理状态。否则,就没有多元并存的条件。

新加坡刚完成本届民选总统的过程,哈莉玛在没有合格对手竞选的情况下自动当选,网上网下累积的许多批评声音同时发放,让这位竞选前在工运和公职服务多年并深得人心的平民总统,顿时得背负政府修改民选总统制度后所引起的一些反弹和骂名。

哈莉玛上周四在宣誓就任的总统致辞中,没有避谈这社会情绪,并很明确地表达正视这些声音,知道也尊重为何不满。“和他们一样,我期待假以时日不再需要保留选举条文,到时新加坡人会很自然且定期地选出不同社群的人当总统。”

新加坡作为年轻国家的国族意识正不断加强,不少年轻人和有识之士因此认为保留选举制有背于政府也要增强的国族意识,也一再显得政府仍对国人缺乏信心与信任,有碍社会凝聚力与政民互信的建设。

至今还让不少人觉得反讽和对民选总统改制冷漠的是,既然要人民投选总统,却又加插各种框架以期达到政府要的预期结果,包括确保各族群代表都有机会当国家元首等,是完全有背民选制度,“何不干脆回到总统委任制”,不让任何总统有自动当选的尴尬。

哈莉玛是民选总统改制后诞生的首位总统,这些日子承受的改制骂名担子并不轻,在宣布参选后的压力尽显于脸上,至少在公开场合很少看到她过去开朗的笑颜。宣誓就任后,也许是选举的事已翻了一页,她可更专注于这些年所热衷和热爱的事——服务国家和人民,阳光又现她脸上。

此时,任何名堂上的荣誉对她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时隔47年后的另一位马来族总统、新加坡首位女总统等等,名堂如口号毕竟是虚的,为此哈莉玛也做了很大的自我期许和表态:要继续强力维护新加坡的三大共同价值观,包括多元种族主义、唯才是用理念和谨慎管理的精神。

下来的更大关键,是怎么在我国政治信念与社会价值观越来越多元的现实环境里,更进一步打造出求同存异而又互相信赖的新局,并让人们在网上网下都日益复杂的多元社会里,享受多元碰撞、多元融合所带来的创造力和活力。

哈莉玛在总统致辞中说:“对于我的国家不只是口说它很多元,而是每天都活出这个多元性,我感到很骄傲。”

我们必须让这样的骄傲有更多共鸣。新加坡人已不再满足于也不屑于任何形式上的美好和口号。

我们的国家还很年轻,但人口结构已老龄化,加上政府要全国各领域加速经济转型,从企业到劳动队伍的挑战和压力都不轻。此时各种乐观、担忧或不满的声音会浮现,没有人的观点有绝对对错,重要的是知道这些现实的存在,一起寻求能让社会不同阶层继续跟国家进步的途径。

上述原籍美国的Annie说,老外身份让她在中国的生活有各种不同际遇。有时得到一些机会和优势,但同时也让她遇到一些挫折和局限。“但生活的意义在于,因为你的存在,可以让每个人活得更快乐。”对她而言,她要以音乐人身份去做有意义的事。就如她和鞠红川在演绎《当你老了》歌曲中,加插“What a Wonderful World”歌曲一样,希望任何年龄、身份的人都能创造希望与价值,也看到世界仍美好。她是很珍惜中西文化与思想给她的多元性。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 gohsh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