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不必恐惧机器人

观点碰撞

沈裕尼先生于9月22日在《联合早报·言论》的文章《生育危机能否怪罪资本主义?》中,多次提到笔者于9月6日的《生育危机不能怪罪资本主义》一文。沈先生大致没有否定笔者对郑永年教授的批评。不像郑教授把生育危机主要归罪于资本主义,沈先生正确地认为在这方面,资本主义是中性的,人们是可以选择的。笔者也很支持沈先生强调“提升精神上与心灵上的追求”的重要性。

沈先生对笔者的观点的介绍也大致正确,但有些小问题。更加重要的是,沈先生从人口减少,人工不足而论述:“各行各业目前都吹起了采用机器人来替代人工的风潮;加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 已经造成人心惶惶。”笔者老早就想写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借此顺便讨论。

多生孩子对社会的外部利益

 

先澄清笔者关于生育的观点。笔者9月6日的文章提到,福祉经济学第一定理的证明是给定人口不变。当人口改变时,需要考虑超越福祉第一定理的因素,而这个因素主要是孩子将来的福祉。根据学者的研究,在多数情形,人们的净快乐大致是正的,快乐大于痛苦。但一对夫妇在考虑是否要多生一个孩子时,大致并没有把孩子将来的福祉考虑进去。在正确介绍笔者这观点后,沈先生继续说:“因此生育多一个孩子便产生了‘外部利益’,也即是生育的成本。”这说法可能会误导读者。

笔者说的生育的外部利益,是指孩子将来的正福祉,不是指生育的成本。经济学者所谓的“外部作用”(包括外部利益与外部成本)是指对他人造成正或负作用,但却没有获取回报或给予补偿。例如工厂污染空气,对社会有危害,却没有对这危害付出补偿。在存有这种重大外部成本时,大体上自利的工厂就可能大量污染,从整个社会而言是过度污染。因此,最好由政府向工厂征收污染费,使工厂减少污染量到社会最优水平。

有如笔者上次的文章所论述,人们如果生了孩子,大致会照顾孩子,会考虑孩子的福祉。但在还没有怀孕与生育前,多数的父母大致不会因为孩子将来的福祉很高,就愿意付出很大的生育成本,而决定多生。这种对还未出生的孩子将来的福祉的大致忽视,就像工厂对污染于社会危害的忽视类似,也是一种外部作用。但在生育的情形,是外部利益。因此,正确的方法是对生育补贴。

至少在生育率低下的情形,多生孩子有外部利益(决策者、父母亲之外的利益),因此值得社会负责一部分生育的成本来鼓励人们多生育。这外部利益包括孩子将来的正福祉,也包括人口增加对社会所带来的净利益。多数人认为人口增加对原有人们不利,实际上在多数情形是有利的。详见拙作《从诺奖得主到凡夫俗子的经济学谬误》第1.3节。

机器人会造成大量失业?

 

沈先生说:“人类的未来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性,而且可以预见竞争会更大更激烈;人和人竞争也就算了,要和机器人、人工智能竞争工作和饭碗,是否有点以卵击石?科学家和业者为了安抚人们躁动的心,说一些工作被取代了,必然会产生另外一批适合人类的新工作。对于未知的将来,人们所产生的恐惧心理是不言而喻的。”这种担心是很普遍的,非常需要讨论。

首先,虽然不确定性不能完全消除,但长期以来,笔者认为人类面对的不确定性大致是减少了,而不是增加了。古代的人们,很多面对被野兽吃掉的危险,吃不饱而饿死的危险,各种疾病的危险,部落与国家之间战争的危险等等。我们现在虽然也面对这些危险与一些新危险,但总体而言,危险是比较小了。例如交通上的危险,如果以每公里计算,现代的飞机比以前的飞机安全很多,以前的飞机比以前的汽车安全很多,汽车也比在古代的危道或深山中步行安全很多。考虑了所有因素,整体而言,现在人们的预期寿命是大量增加了,不是减少了,可见整体危险性是减少了。

如果我们根据阅读的感觉,很多人会像沈先生一样,认为我们面对的不确定性大量增加。这一方面是对意外、灾难、战争与其他人们面对的不确定性因素的报道越来越全面;一方面因为很多报道与讨论,多少有些危言耸听的因素,以便引起注意。

关于竞争,如果用一些外在的客观衡量,例如所涉及的金钱的数目,的确是越来越大。但人们的主观能力,以同样的客观衡量,也越来越大。因此,相对于人们应付竞争的能力,竞争的程度并没有增加。

约四十年前,当电脑开始大量被使用时,有一位理科博士对我们几位朋友说,再过几年,失业率将会大幅增加,因为电脑会大量地替代人工。我举出英国工业革命的历史,认为长期而言,失业率并不会增加。他说,这次不同了,电脑能够替代人工的程度,远非旧式的机器可以比较。我们彼此没有说服对方。几十年过去了,电脑的确被大量使用,的确大量替代许多工作岗位,但并没有增加失业率,反而大量提高生产力与实质工资,也大量增加人们的方便。

如果技术进步只能够增加失业,则从英国工业革命以来,失业率应该已经增加到90%以上,只剩下1%的人有工作。实际上,英国与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只有约4.5%。新加坡约为2%或多一点。 考虑寻找工作等因素,3%至5%认为是充分就业的失业率。市场调节是如何避免失业率的长期增加呢?

工厂确实使许多手工业者失业。但是,一、工厂的建设、机器的生产,需要人工的投入。二、工厂既然能够淘汰手工业,可见其产品比较便宜,使消费者可以节省钱,能够增加用在其他方面的支出,因而增加这些方面的就业。三、工厂生产的利润,不论是用于消费或投资,都能够增加这些方面的就业。

总体而言,技术进步可能倾向于使例如非技术工人的就业量下降,则至少就短期而言,市场调节会使非技术工人的名目工资下降(如果不是被通货膨胀所抵消的话),但在绝大多数情形,由于技术进步减低产品的价格,实质工资还是会提高。长期而言,人们认识到技术的重要,通过教育等途径,提高技术工人的供应,减少非技术工人的供应,从而获得长期调节,实质工资会提高更多。

例如,服装业的技术进步,可能使服装业的非技术与半技术工人的实质工资也下降,然而却使其他行业的工人的实质工资增加(因为衣服的价格下降)。长期而言,如果各行各业的技术进步都被允许采用,则总体而言,实质工资会全面增加。

美国于1970年代开始使用自动提款机。从1995年到2010年的15年期间,美国自动提款机的数目从10万增加到40万。人们可能会认为,银行出纳员的工作会被大量淘汰。实际上,美国从1980年到2010年,银行出纳员的数目从50万增加到55万。

机器人的使用也不会有例外。会淘汰很多工作岗位,但机器人的研发、生产等会带来许多工作;机器人的使用提高生产力,会造就很多新的工作,尤其是服务性方面的。像以前工厂替代手工业一样,可能会有过渡性的失业,但不会有大量的长期失业。

机器、电脑、机器人等的应用,会替代一些原有的劳工,但也对其他劳工有互补的作用。市场的自动调节,会使大部分人还是有工作。如果没有采取一些过度限制市场调节的错误政策,包括机器人等技术进步不会造成大量失业,不必对机器人时代的到来产生恐惧。

将来,我们会让机器人去做我们不喜欢的、单调的、危险的工作,我们可以做比较感兴趣与安全的工作。因此,我们应该欢迎机器人时代的到来。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

机器、电脑、机器人等的应用,会替代一些原有的劳工,但也对其他劳工有互补的作用。市场的自动调节,会使大部分人还是有工作。如果没有采取一些过度限制市场调节的错误政策,包括机器人等技术进步不会造成大量失业,不必对机器人时代的到来产生恐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机器人 失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