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台湾急统“战狼”正呼应历史召唤

中国聚焦

今年中国大陆已推出两部反映新时代来临的军事大片,许多国家的舆论界已对此表达了关注。但对于台湾来说,这更是具有重要性,或者可说是一大警讯。

过去30年的台湾民主化转型,常被歌颂为未流血的革命。一般都认为,由于国民党的统治背负了白色恐怖、贪污腐败等诸多包袱,而民进党代表的民主化、本土化路线享有道义上的优势,因此当民进党所代表的改革、或者本土化革命力量,采取了街头路线与议会路线并举,逼迫国民党不断从意识型态领域、国家体制改革等的防线上后退,国民党确实缺乏招架之力。

不过在此叙事当中,忽略了暴力的作用。转型初期的国民党拥有台湾的政权暴力,但是在冷战结束的背景下,这种暴力难以发挥实际作用。与此相对,民进党的群众路线,甚至议会路线,都不时采取暴力边缘策略,并得到其支持群众,甚至许多中间选民的支持或默许。国民党支持者当时习惯讥称民进党为暴力党,但是这个暴力被民进党选民视为是正义的、必要的。

国民党不仅难以施展其政权暴力,其在内战中败北的历史,更给予其在台湾的反对者强烈的心理动机,认为国民党在台湾一样站在历史错误的一方,终将灰飞湮灭,“被赶下太平洋”。

与此同时,当时的中国大陆也缺乏暴力能量,或者说只有对内镇压的暴力,而无足以反抗美国的暴力,银河号事件、贝尔格莱德大使馆被袭事件,就是其中明证。其结果是中国大陆的暴力形象不足以震慑台湾民众,反而让台湾民众更积极拥护美国的暴力。

再后来美国以莫须有名义攻打伊拉克时,台湾民众也站在美国的一边,而非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与国家,包括所谓的“老欧洲”的法国、德国站在一起,其深层的原因,就在于台湾人民的潜意识已臣服于美国的暴力。

美国的暴力是明确可见、经常付诸实践的,对此许多国家都有切身体会。这种暴力的实践与形象,也是美国巨大外交影响力的背景。乌克兰在2014年的革命,据闻有美国特工参与其中;但无论有无,凭借着对美国暴力的信赖,反俄群众也一样可能采取过激行为。然而美国的暴力并不是没有界线的。在格鲁吉亚、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美国不能不与俄国的暴力妥协。

而在台湾,21年前的台海危机,虽让美国感觉两岸冲突可能会成为美国的一大麻烦,后来对台湾的过激行为多所遏抑,但美国仍敢于将航母驶入台湾海峡,而对此中国大陆无可奈何。但到了最近几年,虽然许多战略家、军方背景人士,还撰文强调要捍卫台湾、在南中国海执行自由航行行动,但这类说词颇受中国大陆军事观察家的轻蔑,认为只有作秀意涵。

从2014年南中国海造岛、中越西沙群岛对峙,到2016年中国大陆在南中国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前后,进行的高强度军事演习,中国大陆以更敢于“亮剑”,且更以《空天猎》(编按:宣传中国大陆空军的电影)等形式向全世界促销中国暴力。

与“一带一路”的软的一手同时出现在世人眼前的,就是另一手也愈来愈硬。如果没有这硬的一手,“一带一路”当然更可能成为烂尾楼;而有了硬的一手的准备,一些路上的障碍,就更可能被中国的“推土机”所排除;支持“一带一路”的他国政治势力,也将更有胆气与其他政治力量冲撞。

大陆暴力日益可信

回到台湾,中国大陆的军事观察家,多认为武力统一已有保证,只不过大陆不愿摊牌而已。在此情况下,台湾急统派的“中华统一促进党”正发挥日渐巨大的能量,原本的国民党核心支持群众对于这股力量乐观其成,而中间选民受困于经济凋零,对于当前政局冷感,也抱持看好戏的心态。

舆论上,急统派有《中国时报》等的袒护;财务上,也自有其泉源。备受国民党主流排挤的前主席洪秀柱,也必然与这股势力共生共荣。

这股力量绝非仅是国民党与民进党所认为的一小撮,相反的,具有“可以燎原”的潜能。更重要的是,这股力量敢于使用暴力,并认为他们的暴力有正当性。他们虽然在当前的冲突中仅使用拳头棍棒,以免担负过高刑责,但就像过往的民进党侧翼群体不惮于与体制冲撞,他们也一样如此。

在他们的心理结构上,中国大陆的暴力就是他们最终必胜的基础,他们自己就会以“战狼”相标榜。就算一些人被台湾现有政权逮捕入狱,他们会认定在两岸摊牌之后,他们的努力将受到补偿。

在中国大陆的暴力变得日益可信的状况下,他们会认定统一为期不久,“投资”更待何时。他们觉得历史站在他们这一边,两岸“分久必合”。许多警界人士基于对暴力的敏感性,也有此认知,将对政府严厉镇压的命令虚与委蛇,避免站错队,以免被秋后算账。一些国民党的体制内人士,将逐渐乐于与急统派合流,挑战“亲美友日”的国民党主流派。

太阳花学运的光环已经淡去,独派的历史使命也将耗尽。蔡英文、赖清德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局势下、在大陆的抵制下,难在外交与经济上有所作为。由于各种因素的作用,急统派对台湾政权与亲绿势力的冲撞将愈来愈激烈。统促党的党主席张安乐,在此前的访谈中,甚至提到在花莲台东建立根据地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虽然亲民进党的舆论界人士,颇多主张将该党查禁,但是急统派已经拥有物质与心理能量,很难靠着政府的几纸禁令打消。过去台独激进派的过激行为,靠着民进党执政才收敛;未来急统派的相似作为,恐怕也得等到台湾改弦易辙才会消弭。

未来几年,人们很有机会看到台湾回到20余年前的暴力冲撞场景中。当时许多人怀抱着换党执政后台湾会变得更好的向往,包容了一个“暴力党”;现在也有不少人基于类似的心态,产生类似的包容心态。本来应当崩溃的快速崛起,本来应该作为历史终结典范的正在崩溃边缘;历史开了台湾一个玩笑,恐怕很多人将为此笑不出来。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