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民选总统选举余波荡漾

漫步

保留制下的首位民选总统,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产生了,我们有了哈莉玛总统。但有关这个专为少数种族制造中选机会的保留机制,给民间留下的疑问,仍在不少人的脑海中盘旋着。如保留机制有违meritocracy(选贤任能)的精神?它制造社会分裂?马来社群受到照顾也觉得不舒服?这个机制长久可行吗?哈莉玛已在任上逐渐进入状况了,但这次的民选总统选举还是个茶余饭后的话题。

在“选举”过后,总理和部长不断重申多元种族和谐共处的重要性,明显有澄清民间疑虑之意。国会也在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的动议下进行了一场精彩的辩论。林瑞莲向政府提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保留机制从黄金辉总统还是从王鼎昌总统算起,是个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的答复也很直接:“本届民选总统保留选举从第四位总统黄金辉的任期开始算起,属政策决定。”

从去年政府开始检讨民选总统制以来,政府希望这一任总统来自马来社群的意思早已是不言而喻。如果从第一位民选总统王鼎昌算起,人们也可以问,黄金辉也是华人总统,为何不从他算起呢?为何还要马来同胞等多五年?

《联合早报》言论版不久前刊登李显龙总理在人民协会“咖啡聊天室”对话会上的讲话摘要,也已为这项“政策决定”提供了政府的思路。他说:“当我们在大约25年前推出民选总统制时,我们就知道要选出少数种族总统可能会有困难。事实上,当时的马来族新加坡人立刻就意识到未来不容易有马来族总统。但那时我们必须正视更迫切的问题——如何物色理想的总统候选人。因此,我们决定先观察事态发展。25年后的今天,是时候了。”

言外之意,25年后的今天,选一个马来总统是比其它一切都重要。

这次的总统选举前,不少人看好陈清木,并认为游戏规则的改变是为了剥夺他参选的机会。人们因此而生出不满情绪,并认为政府的少数种族利益观点只是一个借口。

民间的不满和疑虑,政府是听到了,所以政府在选举后仍不放松对保留制的解释。李总理说,世上还有一些国家通过宪法或公约做出刻意安排,让少数种族有机会以轮流或特别代表的方式,出任国家要职。例如,加拿大总督轮流由讲法语和讲英语的族群担任。

新西兰也有少数族群,他们曾有印度裔血统的总督,现任总督则拥有毛利人血统。这并非偶然的例子。这些国家特地从少数族群里找出杰出人士担任国家元首。拥有900年历史的理想国度瑞士,总统也由德裔、法裔及意大利裔瑞士人轮流出任,因为一旦有公开选举,德裔瑞士籍候选人可能每次都会当选。

既有先例可循,政府的“政策决定”心安理得,但民间的不满不能听而不闻。新加坡模式的民选总统制,跟其它国家的“特别安排”相比,还是很独特的,很难成为世界其它国家的模范。我们的多元种族和谐共处在国际上虽然受到普遍赞扬,但很少国家的政治领导人有能力翻版,以解决他们本身所碰到的种族问题。

新加坡打从诞生一刻就是个“怪胎”,特别照顾少数种族的利益和感受,一开始就是个“政策决定”。从组屋居民种族比率、集选区制度的演变等等,新加坡不少重大政策的由来何尝不是如此,“政策决定”是目标也是手段。

在宪法下,民选总统本来就不是一个监督政府的角色。这一点恐怕还是会一直成为一个争论的焦点,因为既然是“民选”,选民很自然地偏向一个他们认为能够“监督”政府的总统人选。尽管大大提高候选人资格的门槛,政府也不可能确保有当总统本钱的少数精英会完全是跟政府合拍,甚至有人可能正是不满意政府的政策或施政作风而出来角逐总统位子。

今后的民选总统选举,仍旧会出现不同时代的陈清木,因此,干脆恢复到最初的总统委任制将会是个不老的话题。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民选总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