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沸沸扬扬 “分”与“独”

凡读《三国演义》者,无不为它的开篇大气所摄。“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那虽然是过去中国的“天下”,但对照今天的天下,何其不然。若从二战说起,那是分,战后欧洲各国化敌为友,并缔结欧盟,那是合。与此同时,帝国的相继解体与前殖民地相继独立,是分,之后又组成不同的阵营,形成多个国际性合作机制,那是合。

合久必分,先前有苏联和南斯拉夫的解体,如今西方世界的联盟也开始松动。我们看到主导战后世界秩序的美国,正在走向“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唾弃它长期主导的各种多边机制。欧盟则因为英国脱欧而惶惶不可终日,罕见而汹涌的难民潮冲击欧洲大陆,也凸显欧盟内部的歧见。

历经两次大战磨难的欧洲各国,痛定思痛,逐渐萌生了和平共处的念想,欧盟也应运而生。毫无疑问,这个从民族国家到大联盟的跨越,充满了理想和憧憬。但在苏联瓦解后,欧盟野心勃勃地吸纳新成员,却埋下了加剧和扩大内部分歧的祸根。过度的理想产生过度的信心,过度的扩张则给原本相对稳固的组织注入更多分裂的潜在因素。我们只能希望,英国脱欧不是欧盟最终由合到分的开始。

从“微观”的角度看,不少主权独立、领土完整的民族国家,如今也纷纷出现了由合转分的现象。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受到举世(尤其是欧洲各国)关注的西班牙自治区加泰罗尼亚(Catalonia)的独立运动以及擅自举行的独立公投。

“如果让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独立,将在欧洲大陆引发骨牌效应。欧盟27国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非欧盟的众多小国。”西班牙执政人民党的欧洲议会议员庞斯(Esteban Gonzalez Pons)在加区领袖恫言单方面宣布独立后,发出这个警告。(见10月15日《早报星期天》傅慧云·国际特稿)。

其实,在加泰罗尼亚搞单方面独立公投之前,英国的苏格兰就举行过独立公投,不过,对欧盟而言,英国毕竟已经“离家出走”,苏格兰公投也得到英国政府的首肯。大家庭内的加区闹独立则可能引发骨牌效应,这是因为法国、比利时、丹麦等国都存在分离主义势力。足见当今天下,不管宏观还是微观,分与独的问题同样严重。

欧洲国家如此,亚洲也不例外,单单中国,长时间就存在藏独、疆独、台独,现在还多了“港独”。不过,由于有强大的中央政权,各种分裂势力无法形成气候。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实际上也是个四分五裂的国家。独立后的印度马上就分裂出巴基斯坦两国,20多年后,从巴基斯坦又分裂出孟加拉国。

约三年前,印度东南部的安德拉邦也一分为二,成立一个叫泰伦加纳的新邦(Telangana)。为此,安德拉邦失去了首府,必须觅地重建。目前,一个新加坡财团正在参与这方面的工作。至于人们耳熟能详的克什米尔问题,则至今悬而未决。

有些国家或地区,表面上保持统一,实际上社会早已分裂。最佳例子之一是美国。美利坚合众国,和其他大国一样,充满内部矛盾,在国势强大的时候,矛盾受到压制,在中央变得弱势的时候,矛盾就很快显现。只要看看从小布什时代迄今的美国政治就可了解,美国早已一分为二,选民分成两大板块,民主共和两大政党斗得你死我活,这种分裂实际上已形成国中有国的局面。

由是观之,民主不民主,并不是国家会不会分裂的决定因素。就今天的天下大势看,民主反倒成了问题。因为,政党可以动辄挟持民意闹分裂,耍公投,而民众则似乎动辄出现羊群心态。像许多英国人,一下子起哄公投,事后却又懊恼反悔,但脱欧已成定局,奈何。公投过后的英国,不仅和欧盟“离异”,也使国内裂痕更加明显。

多数苏格兰人要留在欧盟,因此和伦敦闹意见,并在2014年9月举行独立公投,结果是55%的人反对独立,暂时保住了不列颠王国的完整性。然而,“分”局已成。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部长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已宣布,要在2018年秋天到2019年春天之间,即预计英国脱欧谈判基本结束时,推动第二次全民公投。

分分合合,合合分分,这看来是一种历史发展的规律,但是,我们必须探究核心问题为何?从国际关系角度看,这是从群龙有首与群龙无首的变化。在美国和苏联称霸天下的时代,众多国家从多极合拢为两极。苏联垮后是美国独霸了一阵子,号令天下。如今中国崛起,天下又朝多极发展。

从个别国家角度看,这是治与乱的交替。简单的道理是,治则合,乱则分。国家大治则天下一统,大乱则群雄四起。中国历史上王朝的兴衰更迭,最能体现这一点。《三国》讲的正是曾经一统天下的汉朝衰败后出现三国鼎立的变局。

那么,治乱之由又如何?王朝统一天下靠的主要是武力,所谓马上得天下。但得了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必须靠贤人治国。贤人在朝则国治,小人在朝则国乱,就现代国家来说,关键在政府的治理能力或执政力。执政力强则抵挡得了各种分裂力量,执政力弱或出现“赤字”,分裂势力必然趁机抬头,大国尤其如此。

现代民主国度有了票选的手段,基本上避免了起义与革命,但每一次的选举和政府的更迭,其实也可视为分合的过程。而独立公投,同样可以导致国家的分裂。西方世界现在面对的沸沸扬扬的“独”与“分”的问题,归根究底,可以说是执政力普遍下降的问题。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