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竹林:从《世界报》中国专题看法国华社

审时度势

10月15日,法国媒体中影响力最大的日报《世界报》(Le Monde),其副刊以六个粗体大号的中文排版现身:“中国,强国崛起”。尽管美编在头版这个极其醒目的标题上,犯了一个凡是中国人都应该一眼指出的汉字错误(“起”字右边的“已”写成“巳”),但法国的华人并没有嘲笑这样的错误。

中国的《今日头条》标题相对客观地展现了在法华人社会的状态:《中国,强国崛起!华人已经炸开了锅》。它所引用的是欧洲新闻社——欧洲华语广播对法国华人的第一手采访。报道中提及:旅居法国的青田籍同胞Christine Chen看到这份报纸惊讶地说:天啊,厉害了我的国!另外一位侨胞陈光荣向记者表示:作为中国人,深感自豪。

这些生活在法国的华人对《世界报》报道的解读,让未必拥有法语专业记者的中国媒体深信不疑。永远站在爱国主义前哨的《环球》系媒体称职地很快入戏,它的作者写道:当天,《世界报》一期报纸用了八个版面的篇幅专门讲述中国,强国崛起的故事,这样的做法实属罕见。

这的确是《世界报》在排版上的一次新创意,这个想法最初来自该报的艺术总监。但哪怕是快速浏览过八个版面的文章标题,也能对报道主题做出不至于太离谱的判断;不过生活在法国的华人并没有这样做。

当华人社会发现这八大版面的内容,远非臆想中的正面宣传之后,赞美和自豪的言论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像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了,华人圈开始有了一种被欺骗后的愤怒。

一位法国华人在微信圈子里气愤地表态:“《世界报》一贯的半吊子中国通记者的文章。”另一位华人在写了“我说呢,法媒良心发现”后,搭配了一个白眼。还有一位说:“《世界报》到底是什么意思:讽刺,贬意,还是羡慕嫉妒恨?求解”。有人回答:“没啥意思,标题党,多卖几份报纸而已”。

华二代、法国华裔青年协会会长王瑞说:“学中文的确越来越重要,不过在法国不可以不懂法语。”在现实生活中的60万在法华人,看法语媒体的人少之又少,大体是法国少数民族中比率最低的群体之一。几个月前,在巴黎歌剧院区域的一家中餐厅内,自称在法国生活了十来年的两位华人女士,听到大皇宫博物馆(Le Grand Palais)时表示出诧异,而后者是全法皆知的历史性建筑。

华人群体在语言和文化上与法国社会的脱节,从这个角度上说,至少从目前来看,《世界报》倘若真的指望靠中文标题向华人多卖几份报纸,应该属于策略上的失误。

然而,抛开卖报纸不说,在这个被误解的故事中,法国的华人社会看起来有无法推卸的责任,甚至起了误导中国媒体的功能。

因为自身语言水平的劣势,太多的华人自觉与法国社会脱节。加上迅猛发展的微信,让一部分华人抱团取暖,其直接结果是进一步将自己的社交圈子,封闭在华人社会和中文信息之内。一些华人,一方面本着营救法国的心态,另一方面却在看了《世界报》的中国专题后要求给“中文翻译版”。一方面以自己在法国生活了数十年,已有资格指点江山,另一方面,却依然抱着“媒体是宣传工具”的观点,认为《世界报》的报道应该是八大版面的宣传报道。

在海外生活的华人,大多因思乡而对祖国抱有更多的爱心。但若是因此而与所生活的社会脱节,自闭在自己的小圈子内,则难免会帮倒忙。这点正如巴黎20区副区长施伟明所认为,那些所谓的华人协会,每每在媒体镜头前冲锋陷阵,在大场合要公开发言的人,连法语都说不上的,怎么能在法国代表华人社会?代表之后会留给法国社会怎样的形象?

太多关于《世界报》“中国,强国崛起!”的报道已经被删除,那些形容《世界报》记者“酸”的稿件很快也被删掉。但是,这个故事留下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那些活跃在中文社交网络上的华人,一贯抱着营救“没有未来的法国”的雄心,是否应该在掌握法语之后,才让这个雄心壮志更加有可信度?这样至少在“营救”这个他所生活的国家的目标达到之前,不至于误导自己祖国的媒体和舆论。

作者是法国《世界报》集团

《国际邮报》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