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不信邪

漫步

近日,周围的人都很郁闷,SMRT内部几个员工犯下记录造假的恶行,给全体新加坡人脸上无光。这样的说法不会太夸张,曾几何时,“世界级的公共交通”,地铁服务有过它的贡献。

樟宜机场第四搭客​大厦近日启用,让国人暂时放下烦恼,去感受一下喜气过去的星期日下午,我相约几位好友到T4喝下午茶,乘机开一下眼界。热闹的人群,国人多过搭客,人们在抵境大厅和离境大厅里随意地用智能手机这里拍拍,那里拍拍,都是一副惊艳的表情。食阁里,几乎座无虚席,不少摊位都在排着长龙。从商店到食阁的布置,看出当局的匠心和创意,就是要营造出不一般的T4特色。短短两个小时的闲逛,就跟没事去凑热闹的粉丝群众一样,为的是满足好奇心。

在国人心目中,樟宜机场不只是一个机场而已,而是一个消磨时光、放松心情,有得吃,有得购物的好地方。在地球的别处,国际机场就纯粹是一个机场,人们不会无聊发闷到机场闲荡。

樟宜机场已经发展出鲜明的个性,其“好客”程度恐怕是举世无双。

它是国人的骄傲,一直都是如此,国际上的不同排名榜上,樟宜机场每年都赢得不少荣誉。新加坡不过是个弹丸小国,没有壮丽河山,迷人风景,却能成为一个国际航空枢纽,来来往往的飞行搭客流量,让新加坡的国际机场稳健成长,从T1、T2、T3到T4(连T5已在计划中),每一座大厦在大多数国家里就已经是一个先进的国际机场。它与新加坡航空公司互相辉映,相互成就,它们是新加坡的金字品牌。从无到有,从不可能到可能,它们的成功故事,也跟新加坡建国的成功故事相提并论。

樟宜机场和新航有它们独特的企业文化,他们也讲求盈利,但服务效率至上,始终是它们的营业理念。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那天在国会里批评SMRT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说得没错,但经营一个国际机场和一个规模​庞大​的航空公司,其面对的挑战肯定不小于经营地铁系统,它们却能吃鲜鱼配熊掌,胜负就在企业精神企业文化的差异。

要不是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发给SMRT全体职员的函中提到,刚刚过去的11月7日是SMRT营运30周年,恐怕没有人记得这个大日子。这个大日子过得如此低调,还带点辛酸,对SMRT的管理层无异是一种惩罚。而新加坡人无奈之外还是无奈,SMRT营运30周年原本也应该值得全体国人大事庆祝的日子。

30年前,1987年11月7日,我还是联合早报的记者,有幸采访了在大巴窑地铁站举行的地铁系统通车隆重仪式,跟当时不少民众一样都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去试坐一段免费地铁,那时新加坡人的眼界突然开了,出行习惯在一夜之间转型,生活水平也在地铁通车的那一刻提升了。今天30岁以下的年轻一代一出世就有地铁坐,他们习以为常,相信他们对地铁服务的骄傲不及我们曾经在新加坡的穷困中长大的一代。

香港的地铁历史比新加坡早几年,而台北的捷运系统端出台面时已比新加坡迟了几年,后更因政党政治问题,计划落实一拖再拖,捷运被诬为“劫运”,可谓命运坎坷。但落实之后,凭着营运效率和服务态度,终于摆脱了政党黑手的拨弄,“劫运”赢得了台湾人和国际的口碑。风水轮流转,当年新加坡地铁被台北当局当作学习的对象,今天,新加坡反过来要请台北捷运派出专家团来新为我们的地铁痼疾把脉。

自2011年底两次重大故障以来,SMRT便“劫数”不断。平心而论,交通部长许文远和SMRT新一代的高层也的确作出不小的努力,弥补过失,以“100万公里仅一次超过5分钟故障”为目标,但时不时的各种大小事故都在抵消之前的努力,最近的水淹碧山站更让它前功尽弃,夫复何言!

SMRT,“劫运”(劫数的劫)乎?请痛定思痛,SMRT不要再辜负新加坡。

作者为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SMR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