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如何简化公积金制度

编辑室内外

公积金提供的全面保障、针对性资助、让低存款会员赚取更高有效利率的递进制度,以及种种避免过度提款、确保可持续性的设计,又注定它不可能简单。

在国际上屡屡获得认可的公积金制度,在国人眼里却如瞎子摸象一般,有的伸出大拇指赞好,有的却摇摇头。的确,覆盖380万会员,包含十多二十种计划或政策的公积金,早已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养老金制度了。

说起公积金,一般人比较熟悉的是年轻时利用普通户头供房子、55岁时取出一笔钱,到了60多岁还能从退休存款计划(前称“最低存款计划”)获得每月入息。此外,会员任何时候都能填补特别或退休户头,并用保健储蓄支付医药费。

还有好些是公积金承保的保险计划,比如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乐龄健保(ElderShield)、家属保障计划(简称DPS)和家庭保障计划(简称HPS)。公积金也承保影响深远的年金计划——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以及另成一套体系的公积金投资计划。

此外,一些措施也是利用公积金会员系统发放,比如就业奖励计划(简称Workfare)、消费税补助券、建国一代配套和折扣的新电信股票。

同一个计划往往还会几年一变,当中附带不少容易让人混淆的细节。比如,国会在这个星期就三读通过《公积金(修正)法案》,会员只要达到基本存款,也就是全额存款的一半,再用房地产抵押凑足全额存款,就能把户头里的余额转给父母。但是夫妻间转款,就无须满足“抵押房地产凑足全额存款”这个条件。亲人的户头间转款不能扣税,但要是用现金填补给同一个亲人并符合资格,就能够扣税。另外,每一届会员所须符合的基本存款数额都不一样。

公积金作为供房、付医疗费、养老的全方位制度,发展至今天,复杂程度可见一斑,坊间有人开玩笑说,要把公积金理解透彻,恐怕要为此开办一个大学文凭课程。

因此,呼吁简化公积金制度的声音不断。然而,公积金提供的全面保障、针对性资助、让低存款会员赚取更高有效利率的递进制度,以及种种避免过度提款、确保可持续性的设计,又注定它不可能简单。

眼下可以简化的,或许就是把公积金特别户头(Special Account)同退休户头(Retirement Account)合二为一。目前,雇员每个月从雇主那里获得的缴交额中,有一小部分进入特别户头(比如6%或8%,视年龄而定)。这个户头的年利率多年来维持在4%,除了能取出一些用来投资,基本上完全不能动,专门为了退休而设。会员满55岁时,特别户头存款,接着是普通户头存款,都会转到新设立的退休户头,以满足那一届的全额存款要求,余款则可提出。到了可领取每月入息的年龄(视出生年份而定),会员或是根据退休存款计划,分大约20年领取入息,或是从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领取入息,直至终老。

55岁之后如果继续工作,缴交额还是进入特别户头,视会员储蓄情况,再看之后是否需要再拨款到退休户头;但这样的内部转款对会员意义不大。

因此,特别户头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过渡,退休入息由退休户头主宰;不如干脆把特别户头定为退休户头,就像普通和保健户头那样,从工作第一天就能让会员看到储蓄在积累,退休后进行入息的发放,或者用来支付终身入息的年金保费。这或会减少会员对特别户头“看得到、摸不到”的观感,也能鼓励他们积极填补现金。

随着收入的分化、人们更迟退休、更长寿,还有日益壮大的零工大军缺乏制度化退休保障,公积金这头大象势必还会越来越庞大,越来越让人摸不清。因此,检讨特别户头,将退休储蓄直接纳入退休户头,以普通户头、保健储蓄户头和退休户头,更直接对应公积金为住房、医疗和养老三大需求提供基本保障的原则,帮助人们加深理解,更好地规划。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yangmen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