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有情有理想

小生之言

上周到日本冈山一趟,市区两大景点,一个是冈山城,一个是后乐园。前者毁于二战炮火,重建后已无甚可观,策展内容也乏善可陈。后乐园则是日本三名园之一,幅员辽阔,散步其中,心旷神怡,却总感觉不及一海之隔的高松栗林公园;后者更细致,也更值得玩味。

离冈山不远的仓敷则是一座很有韵味的小城,旅游胜地“美观地区”沿河而建,知名的大原美术馆就在街区中心。大原美术馆是日本最早的私立西洋美术馆,是企业家大原孙三郎为回馈社会而造,展品包括塞尚、莫内、毕加索、米罗等名家名作。但一走进美术馆,第一幅画却是日本画家儿岛虎次郎的《穿和服的比利时少女》。

美术馆如此设计,道出了大原孙三郎与儿岛虎次郎的特殊友谊。

两人出生于明治时代,年龄只相差一岁,彼此惺惺相惜。孙三郎多次赞助虎次郎到欧洲学习,虎次郎也教导孙三郎美术,并建议孙三郎收集欧洲名画,将欧洲作品介绍给日本受众。如今美术馆中所见的20世纪初欧洲(以法国作品为主)的作品,多是虎次郎在欧洲游历时为孙三郎购得的珍贵画作。

大原美术馆不仅仅是介绍西方美术的窗口,它还包含了日欧之间的美术交流史。可惜虎次郎在47岁时因病逝世,孙三郎为纪念挚友,之后整理作品成立了儿岛虎次郎纪念馆,坐落在河的另一畔。

拜访仓敷的时候,正好碰上年度的“Jazz Street”爵士音乐节。街区咖啡馆、小商店变身表演空间。算了算,一共17个地点,周末两天,超过100个来自全日本的爵士乐团参与。我选了几个年轻乐团的场次,水平不俗,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音乐节2009年由民间发起,现已成为当地的文化盛事,乐手尽情演出,听众享受其中。我一边听一边想起新加坡的爵士音乐节SingJazz,每年一度(明年是第五届了),在滨海湾盛大举行,年年国际化阵容,就连爵士乐传奇Bobby McFerrin也曾莅临,这当然是难得的好事。我就想,也许也能转换一下凡是盛大的思维模式,转而类似仓敷爵士音乐节那样小巧而亲切的形式,或能提供截然不同的体验。

我在高松的时候,经旅舍对面书店的店员介绍,到一家名叫“半空”的文学酒吧。酒吧位于三楼,入口处挂着一张“半空文学赏”征稿启事,我看了心痒痒的。酒吧很小,只有十个座位,吧台对面是书墙,每个顾客都捧着书,边读边聊边喝。我看了看饮料单,也颇有新意,都与文豪们有关,我点了杯“海明威爱喝的”古巴高球鸡尾酒mojito。桌上摆着前两届半空文学赏征集的作品,一共三十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里有十篇。参赛规则:单页A4纸,任意文体题材格式。有人提交手写稿,有人写诗,有人密密麻麻写了小说之类的长文。隔壁的情侣翻着其中一个文件夹,边读边笑。我想,这就是最生活化的文学传播与提倡方式吧。

大原孙三郎、仓敷爵士音乐节、半空文学酒吧都是民间自发发起的,有钱有有钱的做法,没钱也有没钱的做法,它们的迷人之处,就在于有情也有理想。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冈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