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迎竹:美军丑闻的殷鉴

加减陈词

面对体制弊端,体制领导者和管理者可以选择两种回应方式。一是像美国那样坦然公开;一是默不作声,试图静静修改。

美国海军近日爆出大丑闻扩大的消息,超过60名将领和数百名军官涉嫌受贿被调查。这可能是美国军方历来最大规模的受贿舞弊案。

一个叫法兰西斯(Leonard Glenn Francis)的国防承包商,在2015年1月承认贿赂与舞弊罪行并转为污点证人,与调查单位合作揭发第七舰队与此案相关的海军人员,至今已有440名现役和退休人员被调查,其中29人已被起诉,十几人认罪;退休海军将领吉尔博已被判监18个月。

法兰西斯在他的亚洲业务中,多次以酒色和旅游招待贿赂海军人员,从而为自己设在新加坡的公司,诈取美国军方超过3500万美元的款项。

案件近日受到美国媒体高度重视。而就在一星期前,美国海军官网也公布今年6月和8月,两起军舰——菲兹杰拉德号和麦凯恩号——在太平洋与商船相撞,导致多名军人死亡的调查报告,指出海军人员和指挥官都存在多项失误,两起意外“都是可避免的”。

官方媒体和高层毫不避讳本身缺失,并在责任归属上果断而立即。麦凯恩号出事后没几天,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随即解除还有一个月就退休的第七舰队司令奥库安的职务,理由是对他的指挥能力“失去信心”。与此同时,不直接承担撞船事故责任的海军水面作战司令罗登,则主动要求提早两个月退休,“以便海军新领导层整顿水面部队”。

美国海军有32万战斗人员及10万后备人员,各类战船278艘、战机近4000架,遍布全世界。它是美国世纪的象征,类似于大不列颠时代的皇家海军。然而二战期间,英国两艘军舰在马来亚半岛东岸很快遭日军炸沉,瞬间震破东南亚人民心目中无敌的大英帝国形象。

清朝在19世纪末建立新式海军,规模最大的是北洋水师,一度被视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八,日本更对之戒慎恐惧。但军事预算后来遭朝廷挤压,在世界海军技术突飞猛进的年代,几年没有更新,加之军纪废弛,终在甲午战争中遭日本重挫。

美国海军或整个美军规模之大,机制与任务之繁琐,可以想见其管理与指挥统御之复杂艰巨。外有实际敌人与作战任务,内有国会问责、媒体监督乃至反战者的敌意。但数十年来,美军尽管时而爆发局部丑闻,仍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战斗力。这说明什么?外部监督并不会破坏一个体制或机构,反而可以依靠透明化增加改革动力,促进体制的完善,同时淘汰不适任的领导者,修复缺损部分,尽快恢复体制生命力。

清朝的海军经费被挪用,无人可质问朝廷决定。英国对远东战场心不在焉,此地无人可拍桌子要求英军增援。这两个时代都没有针对决策者有效的问责机制,最后买单的只能是倒霉的人民。

地铁公司SMRT六年来事故不断,几乎陷入举国无人能解的境地,如今终于伸手寻求外援,对几十年来一直夸耀管理能力卓越的新加坡,堪称严峻打击。当中根本的问题究竟在哪里?是很多国人急切想探究的。仅仅是维修不力?还是最初或中途的设计、规划不当?或如郭木财总裁所说的企业文化问题?

连日来舆论延续多年的批判,要求高层领导下台一鞠躬,不是没有道理。

企业高层待遇丰厚,如果是自己拼搏或决策的结果,那可以带动企业士气。但如果长期问题重重,高层却依旧年年丰收,基层员工对比自己的温饱收入,必然意兴阑珊,充满挫败感,不知为谁打拼。郭木财出身三军总长,对军心的关键性当比谁都清楚,如何领导一支“找不到北”的团队重振士气,解决问题,或许对他来说比带兵的挑战更艰巨。

如果我们谦卑地学习美军的问责精神,不怕向社会和国会展现透明,完整交代情况,哪怕领导者离退休只有一个月,也要他在责任厘清后下台负责,对士气必有正面作用。这才是有学习价值的企业或管治文化。

几年前小印度外劳暴动,现场指挥官第一时间不敢“深入险地”,在事后的调查委员会中被警界前辈严词批评。

这一教训足以提醒我们,体制的透明督促,是落实问责的前提。透明体制可以让一般人对领导者的能力有一定认识,外界可以适时发现问题,至少是提高大众的问题意识。

面对体制弊端,体制领导者和管理者可以选择两种回应方式。一是像美国那样坦然公开,虽然全世界都为之哗然:大名鼎鼎的第七舰队原来有那么大缺陷,但这一曝光,可逼使整个体制成为检讨对象,必须做出实质的改变自我完善;另一种态度是发现后默不作声,试图静静修改,但风险其实更大,因为体制内的人会发现很多事情可以掩盖,可以不张扬,可以不必承担实质和名誉损失,只要保持对体制的效忠。但掩盖久了就变成潜规则,增加了不可预测性。

美国一年一万多起枪杀案,世人仍说美国好,全世界人才和贪官一样爱移民美国,因为它的体制有其合理性,也符合人性。

(作者是本报编辑组副主任 tane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美国海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