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华贵:不得不谈钱

记者手记

一般国会辩论不太容易引起广大民众关注,上星期的国会辩论却特别吸引眼球,主要是因为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针对地铁隧道积水所发表的部长声明。

在长约50分钟的部长声明中,许文远披露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信息,如除了南北线的碧山地铁站,SMRT也发现东西线其他两个地铁站有几个水泵系统有问题。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过后提问时发表看法,认为地铁服务今天面对的诸多问题都围绕着金钱,并指政府想要“鱼与熊掌兼得”,既从地铁业者身上得到盈利,又要求高效和顶级的维修表现。

许文远回复时不认同SMRT是为政府赚钱的说法,并表示“赚钱不是主要目的,但也不能亏钱”。他也说,地铁的营运须维持财务纪律,不能随便花钱,否则营运再出色,也是把成本转移到纳税人身上。

部长的上述说法并没有错,却可能没有针对重点。首先,公众要求的不是极为出色、如部长所言的“买这个,买那个,把每样东西镀金”的高档列车服务。公众要的只是最基本的地铁运行服务。而这点,自2011年地铁严重大瘫痪以来,只能以“时好时坏”来形容。许部长若把公众对地铁基本日常运作的盼望,与渴望超级奢华的列车服务划上等号,稍嫌不公。

第二,公共交通是民众的基本日常需求之一,尤其是在全球汽车价格排名榜首的新加坡,政府有义务为大众提供可靠的公共交通。经济学家普遍认同,公共交通、教育等可归类为准公共产品(quasi public good),介于纯公共产品(pure public good)和私人产品(private good)之间,具有有限的非竞争性和有限的非排他性。

准公共产品的供给,理论上应当采取政府和市场共同分担的原则。这也是凡乘坐地铁须支付车资、许文远在国会提到不能为地铁设施胡乱挥霍纳税人钱的原因。准公共产品类似于纯公共产品的一些表现特征,在于具有一定程度上的非排他性,意味着乘客甲在乘坐地铁时,并不会排斥乘客乙使用同样的地铁服务;唯有乘客人数增多时造成地铁拥挤,才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消费性竞争。

既然公共交通有一些类似纯公共产品的表现特征,政府大可在维持财务纪律的前提下,把目标锁定在盈亏平衡上,不必时刻把眼光放在赚取盈利。正如许文远亲口所言,SMRT不是为政府赚钱的机制。既然如此,偶尔若有亏损,也是必须接受的事实。就如国防、路灯作为纯公共产品一样,不能奢望从这些产品中获得盈利。

最后,SMRT目前面对的许多问题,是之前的营运模式所遗留的手尾。SMRT去年被淡马锡控股全面收购之前,由于得向股东交代,一直面对着必须短期盈利的压力,给人的印象是忽略了服务民众的核心价值。公司如今处于过渡期,必须把目光从短期盈利转移至为乘客提供可靠和高素质的地铁服务,除去之前因“钱”所留下的祸根。

小市民盼望的,无非是每天早晚通勤时能依赖可靠的公共交通服务。相信当局目前也正努力亡羊补牢,重要的是在这关键时期采取非常手法挽救地铁系统,否则政府经常挂在嘴边的“减少用车”(car-lite)标语,只能沦为空谈。

(作者是本报记者 thwakwe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国会辩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