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雪芬:感性与理性

云故纸

促进了解,加强对话,维系和平是人类进行人文活动的感性理想,如何在这错综复杂的时局中维持初衷,不为利益群体所用,需要冷静的头脑,理性的坚持。

走进台湾驻新代表处的办公室,进入眼帘的是墙上几个色彩鲜艳的拼图块。这是刚在10月26日开幕的“未来寓言—台湾当代艺术展”作品之一。蔡秘书热情地导览,为我逐一介绍墙上悬挂的其他作品。29位艺术家的37件作品风格各异,有普普风的;有后现代抽象画;有体现田园风情的恬静农趣,有折射钢骨水泥森林里的不安灵魂的。

排湾族画家伊诞巴瓦瓦隆的版画《在这块土地成长》,让我想起在澳大利亚乌鲁鲁(即大家熟悉的那个沙漠中的大石头)所见的原住民图腾点画,排列整齐却又像在跳舞的点点,线条和圈圈,富有生命力。

澳洲原住民相信,始祖在漫游澳洲大陆时,将所见的每样东西都撒下文字及唱出音符,渐渐地,这些交织形成现实世界。沿途撒下语言和音符,织成“梦的途径”,始祖用歌把世界唱出来,就叫做“梦创时期”(Dreamtime)。梦世纪是个超自然状态,当人们出生时,他们就是脱离Dreamtime来到物质世界,也会在做梦和幻觉状态中暂回到那里,然后在身体的死亡后回去Dreamtime。而每个人最基本的部分永恒地存在那里。换句话说,外在风景基本是个人内心世界的外化投射。每个部落都有一片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传统区域。

我对排湾族认识不多,不过我相信版画呈现出来那种与大自然、与祖居地、与祖灵沟通的方式,与澳洲或美国原住民的梦占文化,有相通的地方。画作也是如此吧,线条与色彩的构成只是外在的体现,感动其实源自创作者那个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另一画家陆先铭油彩与不锈钢的创作《苍穹》也让我驻足多时,高架公路下躁动的灵魂不就是现代都市人熟悉的场景么。不锈钢的运用体现随着城市发展,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日趋冷冽的关系。

那是个有意思的午餐约会,原是公事访问,短短的导览却让我做了精神漫步。那也是代表处推出画展的原因之一吧,借由艺术与世界对话,让人认识台湾的多元与美丽。果然,蔡秘书解释,这批画作是台湾文化部“艺术银行”计划,首次在台灣以外的大规模展出。艺术银行是龙应台2013年任文化部部长期间推出的计划,由文化部收购本土艺术家作品,以合适的价格租赁给机关或企业美化空间,让作品走进大众生活,被更多人看见。这样既鼓励本土创作,促进艺术品市场流通,也培养民众的美学修养。

自新加坡之后,由台湾外交部及文化部主导的“所见为何—台湾当代艺术展”,也将于11月30日起先后在纽约及华盛顿举行,展出七位艺术家19件作品。

无独有偶,梵蒂冈刚于几天前宣布,梵蒂冈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将于2018年春天同时开启展览,梵蒂冈借出的收藏品还将在中国各大城市巡回展出。

梵蒂冈博物馆馆长在记者会上称,“这将是教宗的博物馆首次与中国的文化机构合作办展”,为这项艺术活动增添了外交意义的联想。这次“艺术外交”难免让人联想起上世纪70年代美中的“乒乓外交”。当时美中双方邀请对方乒乓队访问,为后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中的“融冰之旅”铺路,美国与中国最终于1979年正式建交。

梵蒂冈是全球面积最小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以教宗为首的教廷所在地。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政府驱逐天主教传教士并要求教徒在官方监督的教堂做弥撒,中国与梵蒂冈裂痕由此产生。梵蒂冈与中国大陆在1951年断交,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维持邦交。

据估计中国大陆有1300万天主教徒,一部分属于政府批准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另一部分属于所谓的地下教会。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起,三任教宗都对中国大陆的教徒表示关注,希望弥合裂痕。然而,由于对谁任命中国地区主教存有重大分歧,梵中恢复邦交之说一直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最终会不会因为教宗与中国现领导人的个人特质而取得突破,值得关注。

在宣布梵中文化交流之际,中国传出国家旅游局与地方旅游局对各地旅行社展开检查,点名组旅游团赴梵蒂冈与帛琉等国家将受到严厉惩罚。“梵蒂冈团游禁令”为梵中关系回暖说泼了不少冷水,也让台湾媒体推测,这是中国大陆采用“胡萝卜加大棒”,向梵蒂冈施压的举措。

艺术交流也好,或争取办大型赛事等,或第一夫人衣着,都被媒体及政治分析家解读为“柔性外交”“怀柔招安,近悦远服”的柔性权力较劲。

相反地,政权以政治理由支配体育赛事、民间交流等,就难免被人诟病,比如1980年美国带头抵制莫斯科奥运会,共16个国家参与,让宣扬全球和平与友谊的赛事蒙上阴影。电影艺术工作者借奥斯卡颁奖礼宣扬自己的政治理想或性倾向,也是不恰当及带有误导性的,让年轻或不明所以者以为,唯有激进的、非主流的才是王道,主流价值则是腐朽的、不宽容的。这种非我则彼的二分法,对于向他者阐明自己的价值观及立场其实并无裨益。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民众与创作者都希望纯体育、纯艺术,不受政治支配。促进了解,加强对话,维系和平是人类进行人文活动的感性理想,如何在这错综复杂的时局中维持初衷,不为利益群体所用,需要冷静的头脑,理性的坚持。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文创、教育及新业务助理副总裁 hosf@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