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玲玲:退休后,搬家不?

零距离

告老还乡,或是城市人在退休后移居乡镇,或多或少都有着过田园生活,在大自然里悠闲自在的浪漫向往吧。

谈到退休,一般人最先想到的或许是钱够用吗?接着,退休后该住哪儿?是否需要换屋搬家,也是退休计划中的一项考量。

自古以来,告老还乡是退休后搬家的一个考量模式。这样的模式,虽然不适用于小城市国家,但是周遭朋友群中,倒有已从中国来了半个世纪的父亲告老还乡,最后回到仍留在家乡的成年孩子家中安享晚年的稀有例子。

前阵子朋友提到在日本做社区研究时,遇到的一个回乡实例。那是一位自毕业后就居住在大都市,终身在同一家日本大商社任职的男士。他一直有着要提早告老还乡,悠哉闲哉过日子的退休大计。不久,他果真如愿以偿,在要过60岁生日之前提早退休了。这位男士回到毗邻东京的小镇老家,没料到迎接他的是一群邻里组织的老委员们,他们开心地对他说,“年轻人,欢迎你回乡!”没多久,这位60岁的“年轻人”就被提选为中坚委员,退休的日子变得很忙碌。但这10年来,他的努力的确帮忙改善了这个严重老化社区居民的生活。即便梦想中那悠闲过日子的退休方式最终未能实现,但是有意义的无偿付出,应该也为他带来另一番充实和满足感吧。

最近对韩国的社会老化状况开始有点认识,知悉韩国人在退休后,离开大都市搬到乡镇的模式并不稀奇。回想起来,我们在韩国各处居住的民宿,大多由退休人士所经营。几年前游济州岛时,曾入住一家富有北欧建筑风格的民宿。男主人说他任职大企业时,常有机会到欧洲出差,特别钟情于北欧风味。所以,当他退休后离开首尔到乡下开办民宿时,便坚持要亲力亲为,在济州岛建造一栋材料设计都来自北欧的独特民宿。

告老还乡,或是城市人在退休后移居乡镇,或多或少都有着过田园生活,在大自然里悠闲自在的浪漫向往吧。多年前在西澳做关于日本老年移民的田野调查时,遇到一个日本家庭,丈夫和妻子本来在日本的一个小城镇开店铺,在考虑退休时觉得他们反正对日本的乡下不熟悉,不如就移民吧。就这样,他们迁移到西澳的乡村,还买下了一座坚果园,打算过着悠闲的务农退休生活。他们夫妻后来分享时说,当了坚果园主才知道务农的艰辛,在陌生的语言和制度下要贩卖收成更是不易,没过几年,他们就把果园卖了全然退休。他们的经历让我想起了一位澳洲籍教授,他退休后回国在乡下买了一大块地,不仅盖了崭新的大房子,还尝试了种田养牛、自给自足的生活,退休生活不仅更忙碌,且极富新挑战呢。

从城市搬到乡镇,小屋搬大屋的情况或许会比较普遍。在本地,退休搬家倒让我联想到建屋局为年长者所提供的“大屋换小屋”计划。这项30年屋契小型公寓计划,在1998年开始推行。记得当初听到这个计划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父母搬到小屋少空间,会对那些习惯周末上父母家团聚的家庭造成什么改变?

经过这么多年,这个计划如今已被普遍认可为一个能维持年长者独立生活的方式。通过“大屋换小屋”的退休配套,有需要的年长者可利用卖屋套取的收益,填补公积金退休户头当养老金。此外,符合条件者还可获得政府所提供的乐龄安居花红。再者,单位内外都装置了亲乐龄设施,且屋子小打理容易,除了拥有自由的独立生活空间,还有能够减少婆媳问题等好处。目前小型公寓已同新的二房式组屋计划结合,一般人在考虑退休后的入息需求,和是否要搬到这类小型公寓或组屋时,还有可灵活延长屋契的选择。灵活的屋契选择如今也已扩大到四房式组屋年长居民的屋契回购计划。

这些更趋灵活性、让退休人士在经济上能够减少依赖子女的措施,也同时反映了现今年长者退休后希望尽量保持自立,包括不与子女同住的取向。以此类推,将来我国老年独居人口必有上升的趋势,他们在精神与护理上可能的需求,也将是重要的社会课题。

无论是告老还乡,退休后移居乡镇或是大屋换小屋,退休后的搬迁总意味着一点迎向未知的挑战。或许,退休后搬不搬家最终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无论住在何处,当物质上有了一定的保障之后,拥有可以信赖的精神和情感的依靠,以及体弱时有家人或/和社区的扶持,才是美好生活的关键。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本研究系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退休 搬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