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沙特王储的以色列后盾?

如《华盛顿邮报》所指出,官方的“腐败”罪名,无非是激烈宫廷斗争的借口而已。再说白了,这是两年多前我在《联合早报》上评论的《沙特阿拉伯版本的“烛影斧声”》正式上演。

与中国历史上的皇位继承相比,沙特宫廷秀的血腥味毫不逊色。前任王储纳耶夫被“圈禁”之外,早先被现任国王萨勒曼废黜的最后一位兄终弟及王储穆克林(Muqrin),11月5日乘坐直升机在也门附近海域坠毁,机上八人全数死亡。

以色列大报《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披露:这是被沙特军方战斗机导弹击落,是王储消灭潜在对手的刺杀行动。这令人无法不联想到年初,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遭到神经毒剂刺杀的案件。

这一系列铲除异己和消灭对手的行动,短期确保了沙特历史上首次父死子继的王位交接,也可能上演萨勒曼国王(盛传已患有老年痴呆症)提前退位的戏码。

但是自从老沙特开国以来,沙特王国一直是整个沙特家族共有共管的资产。当下这种打破原有权利平衡和共享的做法,面对数以千计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亲情可言的第三代公子王孙群体,具有极大的政治风险。

即便没有王储一系列冲动决策的恶果,从发动也门战争陷入泥沼,到对海湾小兄弟卡塔尔高压发难,反而让伊朗扩大影响力,从国内国际局势看,沙特的长远前景也相当不妙。最主要的便是石油价格的长远走势:除了油页岩开发技术革命,更有电动汽车催发的内燃机时代终结。

即便从短期看,根据《纽约时报》的估算,为了填补油价下跌以来不断恶化的预算赤字,在新近三年中,沙特政府已经花掉了它曾经令人咋舌的7300多亿美元巨额国家储备的三分之一以上,剩下按照目前的烧钱速度,恐怕也维持不了几年。

许多论客都指出,王储的“反腐”是赤裸裸的打家劫舍:没收王叔王兄们的“腐败资产”,来填补政府亏空。可是从这些皇亲国戚那里可以榨取的总数,乐观估计也不过上千亿美元,还不够沙特政府一年两个月的烧钱需要。

王储以“改革”作为理由,尤其声称要改变完全依赖石油的经济体系,但如《金融时报》评论,如此无法无天的掠夺性“反腐”,反而引起国际投资者的严重疑虑,以及国内资金的外逃,并对于沙特“经济改革”一再拖延的重要步骤——国家石油公司通过股票上市的有限私营化,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除了正好是最后一位兄终弟及沙特国王的亲生儿子,王储到底何德何能,敢于做出这一系列打破常规的举动?与其他许多第三代沙特王子不同,穆罕默德没有上过美国大学,与华盛顿缺乏渊源。从各种迹象,美国情报机构和军方对他并不看好。

但是许多媒体都指出,王储近来有恃无恐,一个主要因素是他自认获得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这里的关键,便是王储与特朗普的犹太人女婿杰瑞德·库什纳是过从甚密的哥们。库什纳在白宫呼风唤雨,尽人皆知。

但是特朗普的支持,包括称赞王储的“反腐”行动,并不完全出于裙带风,而有其战略考虑——制约伊朗的区域性影响。同以色列政府关系密切的“第一女婿”库什纳在其中的作用,便是显著强化沙特和以色列的权宜同盟。彭博新闻社因此把沙特-以色列同盟,描述为特朗普对付伊朗的“秘密武器”。

除了以色列朝野不断渲染这一同盟关系的深化,连沙特官方也开始不忌讳这个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尴尬题目。例如沙特资助的智库作者,便在《大西洋月刊》上公开宣扬沙特同以色列结盟,有助于巴勒斯坦问题。而王储强令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辞职,挑战真主党和伊朗,欧美媒体一致认为是在借助以色列的军事压力。

英国《独立报》报道,以色列11月初举行了“史上最大空中军事演习”,有其他八个国家空军参加。其中除了近年舍弃亲阿拉伯政策,而向以色列拉拢关系的印度,其他六个都是北约成员。耐人寻味的是以色列军方不肯公布第八个国家的名字,引起不少人猜测是沙特。

不管是否属实,《纽约时报》近日不客气地指出:连一个小小也门都对付不了的沙特,在任何军事冲突中只能依靠美国和以色列。这是穆罕默德王储新近一系列大手笔动作的很好注解。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