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穆加贝老而不退是为贼

这里把贼理解为害人虫,有的学者认为贼是指田里的害虫,杨伯峻的译注说是害人精。很早就把《论语》翻成英文的理雅各(James Legge)也把贼译成pest,害虫。总之是骂人的话。

而骂人为贼最著名的要算《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了,他在阵前骂魏国军师王朗:“庙堂之上,朽木为官” “无耻老贼,岂不知天下之人,皆愿生啖你肉……”“皓首匹夫!苍髯老贼!”,直骂得70几岁的王朗心脏病发,从马上跌下而死。

但孔子骂原壤,没孔明那么凶,毕竟是老相识,是老友间的骂,主要是指原壤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是一副吊儿郎当、不懂规矩的样子,既无德行,也一事无成,真是个对社会国家无益的老家伙。

最近,有一个老人也因老年误国误民而在遭民众痛骂,最后被迫下台。此人就是现年已高龄93,被称为当今世上最老国家领导人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一般新加坡人对这个非洲国家也许比较陌生,但穆加贝在非洲可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

穆加贝在1980年率领津巴布韦摆脱英国统治独立后,就一直担任总理/总统至今,长达37年。但是,这个建国总理(津巴布韦原本实行内阁制,1987年才改为总统制)虽然在位那么久,却始终没有安排好接班问题,甚至到了这把年纪还说自己健康没问题,可以继续担任总统。

更要命的是,他还想方设法,要让自己年轻的妻子,52岁的格蕾丝(Grace )接任总统宝座。这引起党内人士和军方的不满,爆发了权力斗争。卷入这场权力斗争的是他的副手, 有“鳄鱼”外号的副总统姆南加古瓦。这个月初,他被穆加贝革除了职位,逃到国外避难。上周五,回国宣示继任总统。

非洲是个很特别的地方,那里的原住民家族、宗族、部落观念都很强,因此,虽然很多国家在摆脱殖民统治后继承了殖民宗主国的民选政治制度,但最终都沦为杀人如麻的军事强人或独裁统治。

穆加贝年轻时就加入反白人、反殖民统治的斗争,但在当上总统后,同样没能真正依法治国,镇压异己的手段残暴,而姆南加古瓦正是他的得力助手,手上沾满血腥。不过,这样一号人物,却因为长时间掌握安全机关,和军界有很好的关系,因此被拥护上台。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军队以及津巴布韦执政的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津民盟)逼宫成功,成就一场不流血政变。为了避免最终遭弹劾下野,穆加贝和逼宫者谈妥了条件,自动下台,保住一条老命,但无论如何也是很不体面的下台。

穆加贝的一生,从革命热血青年,到万众景仰的开国者,到满手血腥的独裁者,到老人政治的恋栈者,再到万众唾骂、蒙羞下台的晚节不保者,这样转变,可谓充满了戏剧性,和他曾帮助结束白人统治的邻国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形成强烈的对照。

被白人政府囚禁长达27年的曼德拉,在出狱时已是72岁。1994年,南非首次组织不分种族的全国大选,曼德拉领导的非洲人国民大会获胜,他本人也以62.2%的支持率当选为南非首位民选黑人总统。但他一任任期届满时选择不连任。这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政治家,在他面前,穆加贝可谓相形失色。

穆加贝霸住权位那么久,就像非洲大草原上狮群里的狮王一样,一到老年,必然要面对年轻雄狮的挑战。 有时,有些老雄狮在几头年轻雄狮围攻下,会遍体鳞伤,死得很惨,能保全性命,看着江山易主的算是非常幸运了。讲究暴力,实施暴政的人,与狮何异?

中国多年来精心经营非洲,曾任非洲联盟主席的穆加贝被称为中国的老朋友。他在2014年第13次访华,是访华次数最多的非洲国家领导人。那个时候,津巴布韦已面临国库空虚、高失业率、经济活动萧条等困难。

穆加贝带回给国人的信息是,北京承诺将尽其所能帮助津巴布韦发展经济。中国在津巴布韦采矿、农业、建筑等领域已有许多投资。晚景不堪的穆加贝显然寄望于中国这根救命稻草,但终不免于沉沦。津国人不知是否也骂人为贼,但我们说穆加贝老而不退是为贼,应不为过吧。

在政治上,因为拿得起却放不下而晚节不保的人很多,他们通常都是抱憾而终。在亚洲,最著名的该算毛泽东,到了晚年,仍放不下权位,还搞个人崇拜,被奉为神明,发动文化大革命,给中国带来十年浩劫,坑人无数,一生功罪,至今也难以论定。反观后来的邓小平,则是放下自如,功成身退,名留青史。历史上,这样的政治人物,可谓屈指可数。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穆加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