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冰冷的社达式城镇化

常听郭德纲相声的人大概都记得这么一个包袱:于谦的父亲是个心地善良富甲一方的大户,放出话来“天下穷人全管管不过来,在我住宅方圆二十里之内不允许有穷人”。在听到父母双亡幼子生病的寡妇哭诉后,他眼泪哗哗:“快把她赶走,我的心都碎了!”于是,方圆二十里地之内,再没有穷人。

关心科幻小说的读者大概也都知道《北京折叠》想象的场景:北京城被分为三个空间,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相互隔离分享时空。第一空间住着权贵,500万人,能够享受24小时。大地另一面是拥有2500万中产阶层的第二空间和5000万底层劳动者的第三空间,只分别拥有16小时和8小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