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颖:切莫高估美国减税对中国的影响

中国舆论对美国减税表现得很愤怒,官媒认为美国“减税是在挑起税务战”,国税总局官员认为:美国税改缺乏大国担当。不少文章从不同的侧面担忧美国减税对中国的负面影响。这些评论的严重缺陷,是低估了共产党领导经济的巨大能量,缺乏制度自信。

在中国分析经济问题,一定要把中共的领导作为经济运行的大前提,不能按照西方教科书理论,从一个经济变量推导出另一个经济变量。在中国,中共领导下的政府掌握了决定经济命脉的一切资源和工具,决定了整个经济运行方式。这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学。因此,美国减税对中国的影响非常有限,绝不是目前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严重。

舆论的担忧之一,是美国减税会促使企业转移到美国。就美资企业而言,决定它们在中国投资的不仅仅是税收上的优惠。13亿人口的大市场,人均8000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和经济的继续增长,这三个事实表明中国巨大的购买力是全球独一无二的。

比如,2016年中国汽车销量超过2800万辆,连续八年蝉联全球第一。通用和福特面对这样的市场能撤资回美国吗?再说,通用和福特在中国经营,不会遇到福耀玻璃集团在美国所遇到的工会问题,从而降低了成本。

就中资企业而言,想走就可以走吗?王健林的万达集团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典型案例。万达集团并购了瑞士盈方、马德里竞技、美国世界铁人公司和最大院线AMC。当万达集团走出去的步骤与政府的政策不一致的时候,2017年7月传出了政府要求银行停止向万达海外投资放贷的说法。万达集团走出去的步伐戛然而止。此后,关于王健林的新闻很多,最近更出现了“王健林的滑铁卢”为标题的是是非非的报道。

舆论的担忧之二,是美国减税会刺激资本回流到美国,如果再遇上美联储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势必拉动美元升值,美元升值对人民币形成贬值压力。上述机制起作用在中国不显著:首先,中国资本账户下人民币兑换外汇没有完全实现自由化,资本流动是受限制的;其次,人民币汇率还是受央行干预的。

这两点决定了人民币汇率没有完全市场化,相反,人民币汇率的大起大落是由政府的政策决定的。2015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启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俗称“8.11汇改”),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下调1000点,人民币一次性贬值2%,创历史记录。一年后,人民币汇率从6.2097起步,跌破6.7,贬值幅度接近8%。

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引发资本外流,中国外汇储备在2015年8月减少了940亿美元。2014年二季度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逼近4万亿大关,达到3.99万亿美元,到2016年底,外汇储备规模为3万零105亿美元,离3万亿关口只有一步之遥。中国政府随即采取一系列稳定汇率和资本流动的措施,其中2016年1月23 日新华社发文,声称恶意做空人民币或将面临法律严惩。

从中国政府强干预经济看,美国减税对中国资本外流和人民币汇率的影响肯定有限。中国经济资源的配置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中。2017 年5月26日中国外汇交易心表示,央行考虑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报价模型引入“逆周期因子”。央行此举就是要稳定汇率,强化中间价的政策意图,获得主动权比较大的“主观调节因素”。

2017年8月30日,国务院正式批准限制资本外流措施,这些措施被认为成功地阻止了中国企业在2015年和2016年初对外投资空前飙升的势头。这些看似“先斩后奏”的政策措施,得到了事后的正式认可。

舆论担忧之三,是美国减税对中国高税负形成的舆论压力。就中国现有的税收而言,无论是宏观税负,还是企业的总体税费负担,都远远超过了很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每一次谈及中国的税负和税收痛苦指数,许多人用很多年前福布斯的全球税负痛苦指数的排行榜。在这个排行榜上,中国税负痛苦指数排名高居全球第二。所以,美国减税再次触动了中国人的神经。

2016年天津财经大学李炜光教授提出了“死亡税率”的说法,呼吁为企业减税。2016年曹德旺用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并声称中国的税收是最高的。这两件事曾引发社会广泛争议。但随后社会马上恢复了平静,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为什么?媒体姓党,不会形成压力,是怎么样的还是怎么样。所以,美国减税对中国没有很大的压力,众多的中国老百姓根本不关心美国不美国的,只要生活水平能不断提高就可以了。

总之,美国减税与中国关系不大,再进一步说,中国绝对不可能像美国那样去大幅度减税。中国政府承担着巨大的财政支出,大规模减税将导致政府不能运作。“中国政府成本世界最高”早已为关心国家命运的人所知道。所以,中国的改革任重道远,不深化改革,不可能期望有大规模减税。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
天华学院经济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