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明:核能电站在狮城?

在新加坡建核能发电站?这是当下一个非常敏感,极具争议性且会触动全国民心的论题,所以应该严肃地、理性地仔细讨论。

《联合早报》12月11日报道,政府成立新加坡核研究与安全所,强化我国对核安全的认识,以确保本区域若发生放射事故,我国有能力保障国人的安全。

不过,此举并不意味着政府有意兴建核电厂,或许大家没有去联想,本区域为什么会有核能发电站(以下简称核站)呢?为什么本区域那些有充足传统发电资源,或有大片土地可发展替代能源如太阳能、风能的国家会打算建核站呢?

根据未被官方“正式”证实的估计,东南亚在2025年将会有多至29个大小核站,分别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拥有和操作。所以到时若我国还留在搞防放射的研究,那是不是有点太被动了呢?

根据能源局的统计,我国目前正在鼓励和积极完善替代能源太阳能的设置,估计太阳能在2025年可以应付全国全年大约25%的能量所需。但是,我国的总面积也不过是761平方公里,除了要应付每年逐增的人口和工商企业发展的电力需求,还要腾出空间来发展其他保持生活素质等的有关设施等等,看来25%可能就是太阳能所能够供应的上限了,那么其他能量所需就要靠传统的天然气来提供了。

假设有那么一天,由于自己国内所需的天然气不足,也或者是因为某些政治因素让各邻国停止了输气管,届时这个红点小智慧国就会变成乌黑的一点了。

由此看来,对没有任何资源优势的国家来说,电供就如水供,都是攸关国家生存的问题。因此,小红点要发展核能源,就不是什么绿色环保意识形态的问题,也不是为了要成为世界好公民,而减低碳排放量的问题了。

所谓水电同源,要是电断了,水也会没了,所以我们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让我们给自己一个时间如50年,立下一个建核站的目标。然后,朝着这目标积极前进,做好充分准备,至于到了关键时刻建还是不建,就只好由下一代人的智慧去决定了。

目前反对建核站的主要原因是安全问题,因为都受到近年来发生意外事件的负面消息的影响。大家或许不知道发电资源缺乏的法国,全国超过70%的能源是来自核能,而目前全世界大大小小还在操作的核站,不少过450个。

有真正危险隐忧的是那些早期兴建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的核站,以及那些被停用了多年后,要重新启动的旧核站。我们既然有了建核站的打算,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加入世界的研究机构参与其事了。

目前对第四代核站的研发以及用新元素钍(thorium)的研发都初有所成,所以相信再利用50年的时间,人类一定能克服核站的安全和相关的技术问题。

《联合早报》的报道也称,有关当局已在2012年评估过了不适宜在本岛建核站,那么离岸或岸外的核站就是我们唯一的途径了,也因此“狮城的核站”比起其他国家的核站会更具挑战性。这种种因素和考量更加表明了我们要提早深入参与和研究各国的核站计划,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应对未来。

顺便说一说元素钍,它于1829年被发现(比铀晚了40年),它的命名是根据挪威的神话人物雷神(Thor)。核站研发时没考虑到它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当时原子弹和氢弹的研究都是以铀为主,所以科学家对铀比较熟悉。理论上来说,以钍为核站原料比用铀安全妥当得多,或许接下来的第四代核站,就真的要靠雷神的威力,冥冥中应了科幻小说里的预言。

在一个不久的未来,当发电的传统资源面临缺乏的危机到来,当东南亚到处都建满了核站,这将是大势所趋。红点小国不可能有挽狂澜于既倒的本事,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所以就只能先做好万全的准备,随核站的大波安稳逐流了。

这情况总比由于现在有碍于意识形态等问题而不敢行动,到时才无奈跟风,让国人冒风险的解决方案强得多了。

(作者是电子工程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