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浩俊:普惠制失效对全球贸易影响

这项由美国等发达国家与数十个发展中国家,于上世纪70年代共同制定的普惠制政策,内容主要包括,美国等发达国家单方面允许由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所生产的价值庞大的众多产品,以免征关税的优厚待遇进入美国市场。同时,政策还约定,这些发展中国家也要给予美国等发达国家企业互惠准入。

但是,按照美国媒体报道的情况,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对美国等发达国家履行好自己的义务。尤其是印度,在享受这项优惠政策的同时,还在不断地给美国产品出口到印度设置门槛。

如对美国制造的汽车(包括哈雷戴维森电单车)征收60%至70%的关税,对进口橡胶征收70%的关税,对某些美国制造的农产品征收50%至113%的关税,对美制酒精饮料征收150%的关税,对某些纺织品征收300%的关税。

尤其是去年,还曾将矛头对准美国出口到印度的电信和医疗设备,被其作为特殊目标对待。也正因为如此,美国与印度的贸易逆差也在不断扩大。2016年为234.8亿美元,今年前10个月又达到了197.2亿美元。

显然,这样的举动已经激怒了美国政府和企业。特朗普的支持者纷纷表示,不愿意看到这项贸易优惠政策延续。因此,这项政策到期失效后,能否再次生效,就成了多方关注的问题。

一方面,如果生效,美国等发达国家是延续现有的政策,还是在现有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和修订,并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市场准入的约束性条款?否则,就有可能使普惠制政策永远失效。

而发展中国家能否接受美国等发达国家对相关条款的修订,把准入门槛降低,也是一个问题。因为,这样的政策,往往一定就是几十年,以后世界经济形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谁也摸不透;另一方面,如果永远失效,其对全球贸易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发展中国家会不会因此而失去贸易的主动权?很多产品都要失去进入发达国家市场的机会,可能也会带来很多问题。

考虑到目前特朗普政府比较“自我”的执政方式,或许不会将普惠政策“一棍打死”,会留下一些与发展中国家谈判的空间。但是,谈判进程一定会十分艰难而缓慢,给出的约束性条件也一定会很多。特别是市场准入,会给发展中国家提出比较苛刻的条件。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一定会感到进退两难。毕竟,发达国家市场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可依赖的重要因素之一。失去发达国家的市场,对很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是严重的打击。

因为按照发展中国家目前的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还不足以在没有政策优惠的条件下打入发达国家市场。就算能够打入,其市场竞争能力也不强,利润空间会非常小。所以,是否要做出让步,做出怎样的让步,需要发展中国家认真考虑和商量。

假如按照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对市场准入所提出的要求,无疑也是引狼入室,对本国经济、企业所带来的可能伤害和影响难以预料。尤其在技术短板领域,发达国家企业和产品的无门槛进入,等于是允许美国用核武器进行轰炸。这同样对发展中国家相当不利。到底进入发达国家市场重要,还是被发达国家“侵入”重要,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从总体上讲,普惠政策到期,是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一道坎。这道坎到底能不能跨过,如何去跨,会产生怎样的后果,是一道考题,且答案完全掌握在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手中。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能否通过研究,拿出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方案,估计难度不小。

对中国来说,由于这项政策实施以来,美国一直没有对中国进行过普惠,所以,失效与否,对中国的影响相对较小。中国需要应对的是与其他发达国家在这项政策方面的商讨。中国在与其他发达国家的贸易往来中,也没有完全按照此项政策去执行,而是依据双方对贸易往来的需要,制定其他方面的政策。

随着中国国际市场影响力的不断扩大,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创新能力和技术水平不断增强,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也在不断提高。中国产品能否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已经不再过度依赖优惠政策,而是核心竞争力。

这也意味着,中国是不可能在市场准入方面放弃原则的,是只会按照互惠互利的要求,与发达国家商讨贸易合作方式。更何况,发达国家也不可能再给予中国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的普惠政策。

中国可以与发展中国家一起商量应对之策,但不会也没有必要起主导作用。中国真正需要关心的,是今后在与发达国家开展贸易活动时,能否在技术引进、高端装备产业引进等方面迈出更大步伐。

(作者是中国财经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