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医生组合不过不失

马来西亚在未来几个月内将迎来大选,各路政党的竞选筹备机器紧锣密鼓地启动。上周末,朝野两边分别召开了政治集会,在野的希望联盟星期天召开代表大会,主要内容是核实在下一届大选领军的高层,以及敲定成员党在西马国会议席的分配。

希盟大会一如所料通过决议,若在下一届大选胜出,将由土著团结党的马哈迪出任首相,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出任副首相,直到希盟精神领袖安华在他们眼中的“莫须有”罪名被消除并出任首相。之所以说这个正副首相人选组合不出所料,是因为早在几个月前,希盟最高理事会就已通过由最高领导层——马哈迪和旺阿兹莎,担任联盟的最高领导人。若他们在大选中获胜,也就顺理成章出任马来西亚领导人。

这个可能的未来国家领导人组合,仍有一些新意,因为如果真的成功,至少将是马来西亚史上首次出现女性副首相,也可说是性别平权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之前马来西亚政坛有担任贸易及工业部长20多年的拉菲达,其强硬的处事与政治风格,让她被称为马来西亚的“铁娘子”。尽管拉菲达的高办事效率在国内外有目共睹,但由于当时马来西亚政治大环境仍是男权至上,拉菲达至退休都无法登上正副首相的宝座。

世界上好几个穆斯林国家如巴基斯坦(前女总理贝娜姬)、孟加拉(总统、总理等皆有多位女性任职)等都出过女性最高领导人;若旺阿兹莎能突破“玻璃天花板”,未尝不是马来西亚政坛的一番新气象。

马哈迪和旺阿兹莎都是医生出身的政治领袖,这个“医生组合”就算不能为希盟在下一届大选的胜算“加分”,应该也不至于“减分”。不会“减分”,主要是在很大程度上,这个组合平衡了希盟内部的各股重要政治势力。在伊斯兰党退出人民联盟后,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国家诚信党联手成立希盟。

虽然民行党是希盟拥有最多国会议席的成员党,但因为马来西亚的种族政治理念与实践仍然兴盛,如果赢得大选,还是由以土著党员占多数、也是多元种族政党的公正党土著领袖出任首相。这应该是希盟不明言的政治安排。

马哈迪成立只接受土著党员的土团党,并率党加入希盟。尽管离执政之梦还很遥远,但土团党与公正党(诚信党比较踏实,知道自己目前或未来的议席都不会很多,所以没有加入战圈)就如果胜出,该由哪一党领袖出任首相一职的问题,肯定会有争论。希盟经过内部政治协商而议定的这个“医生组合”,在一定程度上能稳定军心,减少成员党之间的内斗,不会互相“扯后腿”。这当然不会为大选胜算“减分”。

然而,这个“医生组合”也很难在选民心目中“加分”。马哈迪的政治声望毁誉参半,一些选民认为他是马来西亚的工业化之父,在任期间大力发展经济,让人民相对丰衣足食;但另一些选民对马哈迪任各种践踏人权和强硬手段,尤其是马哈迪对安华的迫害等,仍然感到忿忿不平。

此外,下一届大选真正定胜负的,除了东马的选区和选民,还有乡区及城市中下层的选区和选民,基于这个政治经济的现实考量,这些选民在很大程度上仍须依靠政府的“扶助”。尽管选民心目中或仍对马哈迪存有好印象,但在马哈迪过去的功绩与未来廉洁政府承诺,以及国阵多项发展计划和民生补助两者之间,若要选民做出抉择的话,他们大多数可能会选择眼前看得到或实际到手的好处,而把选票投给国阵。

马哈迪下台多年,在施放好处方面不可能与财雄势厚的执政联盟相比。因此,马哈迪领军的希盟要赢得城市中上层以外的选区和选民的支持,依然是有困难的。

在希盟成员党的选区分配方面,马哈迪的土团党虽然是“后进”,但竟然分配到最多的选区。不过,在这些选区里,预计伊斯兰党也可能会上阵,势必分散反对党的支持票,让巫统得以坐收渔人之利而胜出。因此,土团党虽然分得最多选区参选,是否都能拿下这些议席,还是个很大的未知数。

上周六,国阵成员党马华公会和民政党也召开了团结大会,希望能减少彼此过去多年的瑜亮情结、减少内斗、凝聚力量应对大选。这两个政党在过去两届大选的表现不如人意,这主要是因为巫统的强势领导,他们被许多选民认为政治上无甚大作为。看来这两个政党要突破选民的“认知瓶颈”,他们必须在政治上有一番动作,两党大团结可能只是第一步。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