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非关有心或无意

显微镜

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去年11月,在国会上指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为了“捞取政治分数”做出失实陈述后,工人党前党魁惹耶勒南的儿子、反对党革新党秘书长肯尼斯第一时间撰写博文,以“尽管被徐芳达攻击,贝理安不是惹耶勒南”为题,回溯父亲的事迹。

在肯尼斯眼里,贝理安和惹耶勒南最大的不同点是,后者曾因国会的提问被国会特权委员会传召,甚至被委员会裁决藐视国会和违反国会特权,必须缴付罚款;贝理安却没有同样的遭遇。

资料显示,自我国独立以来,特权委员会召开了至少七次听审会,其中六次就涉及惹耶勒南。这也就是说,没有太多议员觉得藐视国会值得自豪,尽管代议士在国会发言都享有免责权,他们在这个庄严的议事殿堂上仍谨言慎行。

举个例子,2013年2月辩论人口白皮书时,时任义顺集选区议员林伟杰医生在国会上为失言道歉。林伟杰目前是三巴旺集选区议员,他当时批评工人党对我国应有多少新移民的立场摇摆不定,刘程强回应说之前的评语被断章取义。

林伟杰于是说:“我会再一次引述你当时的演讲,或许你可以把助听器的声量调大,以听清楚。”

刘程强当下没有反驳,不过这个不好笑的笑话,引来议员们的嘘声。林伟杰事后也觉得自己言语不当,在下一位议员发言后,他立即要求议长准许他真诚向刘程强道歉。

同样是在2013年,时任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在国会上,措辞强硬地谴责工人党不愿为所管理的市镇理事会失责担当,质疑工人党议员的诚信。环境及水源部发言人过后通知媒体,维文决定放弃他在国会上的言论免责权,也就是准备为自己的言论,面对他人起诉他毁谤的官司。

这些例子都说明,国会不会、也不应该姑息任何不负责任的言论。

有了这样的背景,大家就更容易了解为何贝理安多次说明他无意误导国会,令国会误信新传媒剪辑了国会录像,国会领袖傅海燕还是要他确认做出了不实指控。她也提醒,如果在国会发表了错误的声明,就应该撤回言论,只有这样国会议员才可以从讨论中受益,并恢复对彼此国会声明的信任,促进有建设性和有效的讨论。

事实上,不论贝理安是有心还是无意,他都有不少的时间去查证电邮记录,通过各种渠道坦诚是自己记错了,新传媒早已说明是碰上技术问题,不是刻意剪辑了国会录像。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等到傅海燕要他道歉,他才在刚过去的星期一纠正之前不实的指控。要两个月来澄清,这不免让人觉得有些不合情理。

这边厢是一些人在议论贝理安究竟是“有心或无意”,另一边厢的网民更在乎的,却是引起整件事的“是否应全程直播国会会议”的问题。

贝理安不是首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各界时不时都会质疑,反对党更是倾向把它作为大力争取的权利,但政府总以需求不高来否定。然而,不少人也会说,政府有一定的责任教育人民,许多决策都不能以需求为依据,也不能严守80-20法则。既然电视直播太贵,让有兴趣的人民自行上网看视频,不失为可替代的选项。

李显龙总理已宣布,国会会在预算案辩论后休会。当国会在5月复会迎来本届政府的第二会期时,由于下届大选的脚步也渐渐逼近,代议士届时会竭力在余下的会期争取表现,国会的议事氛围相信又会生变,出现更多的“刀光剑影”。

这也将再一次考验议员,如何在“挥刀、挥剑”之余适可而止,不因言辞误伤他人,也伤到自己。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hosb@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