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浅析马来西亚大选

小生之言

马来西亚大选在即,前首相马哈迪终于正式成为在野党联盟的首相候选人,这对在上一届大选全国51%投票予民联(当时的在野党联盟)的选民来说,是个相当纠结的结果。

2013年5月5日,由公正党、伊斯兰党与民主行动党组成的在野党联盟,声势浩大,由联盟实权领袖安华带领,有望赢得选举。结果是民联获得多数票,但在国会议席上,民联仅获89席,巫统主导的国阵则牢牢掌控133席继续执政。五年下来,首相纳吉虽然丑闻缠身,民联却没能把握时机,反而自我分裂。先是伊斯兰党在精神领袖聂阿兹逝世后,分裂成亲巫统派与亲民联派,出走的所谓开明派另起炉灶,成立诚信党。安华入狱让民联雪上加霜,他就像苏秦,六国拜相,能集起合纵之势;如今身陷囹圄,失去参政权,民联各党不攻自破。

另一方面,巫统也在分裂,不满现任首相纳吉的马哈迪派系,退党成立土著团结党。前首相马哈迪这几年频频借一马公司丑闻攻击纳吉,甚至现身公民运动“净选盟5.0集会”现场,摇身一变,成为最强大的反对声音。马哈迪深谙权术,他一步步经营,民联少了伊斯兰党,最后不得不与土著团结党结盟,组成希望联盟。

在刚落幕的希盟大会上,马哈迪被推选为首相人选,安华妻子旺阿兹莎则为副首相人选。这个所谓的过渡时期人选,即希盟执政后,便向国家元首要求特赦安华,恢复其参政权,接着通过补选让他进入国会,取代马哈迪成为实权首相。这样的安排,是希望保住民联原有的支持者,同时吸引乡区马来选票。但这一切目前仅纸上谈兵。

分析民联与希盟选民对象的不同会发现,民联的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公正党吸引城市马来选民,伊斯兰党则吸引乡区马来选民并以宗教为号召。马来西亚华人普遍希望改变政治现状,绝大部分华人都不会支持执政的国阵;民主行动党除了吸引华人选票,也有很多印度裔支持者。

希盟则不一样,公正党与诚信党性质接近,公正党继续吸引城市马来选民,诚信党则试图在公正党和伊斯兰党之间找到自我定位,来届大选可能全军覆没,因此在这次希盟大会缺乏话语权。这也很可能造成诚信党本已很小众的支持者回归伊斯兰党怀抱。民行党则地位不变。土团党与马哈迪所吸引的,则是年纪较大以及乡区贫穷的垦殖民。

马哈迪执政期间虽然是强人政治,但他马来人优先的政策,让一代马来人脱贫致富,马来西亚经济也突飞猛进,许多马来选民谨记在心。尤其现在马币贬值,物价高涨,不少选民开始怀念马哈迪的好。这也让土团党成功成为希盟的领头羊,使公正党诸公有苦难言。要知道土团党与公正党同是脱离巫统的在野政党,成员之间多有交谊,甚至新仇旧恨(民行党与诚信党诸公当年都受马哈迪迫害)。这也是为什么希盟花了一年时间上演和解大戏,马哈迪也不得不上台无对象地道了个歉。

无论如何,希盟各党仍有相互制衡的本钱。反观国阵,主导马来(西)亚政治60年,结果是巫统一党独大。马华公会在513事件后已成花瓶党,甚至差点被民政党所取代;印度国大党就更别说了。国阵已经失去代表多元政治的实质,唯一能制衡巫统的,只有东马砂拉越的砂州人联党。

马来西亚的民主之路,以现在的局势看,不可能发生在巫统内部,但许多人不看好希望联盟,对政治现实感到失望,甚至不想投票,却忘了这才是对民主政治的致命打击,因为民主政治需要的是每个个体更有意识地参与。

(作者是新闻中心副刊组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