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德婷:安心看病的保障

编辑室内外

乐龄健保只是其中一种医药保险,而无论怎么抑制医药成本,整体医药费上涨是无法扭转的趋势,问题只在于增长快慢。

两周前收到保险公司寄来的信,原以为又得交保费了,打开来看,原来是通知说乐龄健保计划过去五年实施期间,赔付总额低于预期水平,因此在去年9月29日持有有效保单的乐龄健保投保人得以获得保费回扣。

随信附上的一份由卫生部和三家提供乐龄健保的保险公司联合分发的乐龄健保说明书,解释为什么保险公司这么“好心”给予保费回扣。原来,乐龄健保在2002年首次推出时,有关新加坡严重残疾保险索赔的数据非常稀少,难以为这个保险计划的初步设计与定价提供指标。因此政府(卫生部)在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乐龄健保合同中列了一项特殊条款:如果实际赔付额与预估赔付额之间有差异,部分累积的盈余须还给仍在投保的保户。

乐龄健保是保障因残障而无法自主做六项日常活动中任何三项的投保人。这六项活动是冲凉、进食、更衣、如厕、在室内走动和下床坐上椅子或轮椅。

虽然五年才结算一次的保费回扣额微不足道,而且是以保费折扣的形式抵消下个年度的部分续保保费,钱没直接到手,但心中仍窃喜,觉得这个条款有人情味,让人“有福同享”。

然而,随着人口老龄化,十年后、二十年后,这个条款会不会逐渐形同虚设或被删除?

未来20年,超过65岁的人将达100万,其中约一半可能会患有一种严重残疾,约三成患残疾超过10年。

庞大的老年人口势必使得医疗开支增加。这个沉重的担子该由谁来挑呢?

乐龄健保检讨委员会周二公布中期报告,建议把加入乐龄健保计划的年龄从40岁调低到30岁,而且是强制投保。这将让人们缴付保费的期限延长,保费也就较低。

这基本上等于是全民投保。政府对建议表示欢迎,认为这能让国人共同承担风险和资源。

卫生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形容,乐龄健保是我国社会安全网的重要支柱,政府将探讨为中等和低收入国人提供津贴,助他们应付保费。

津贴的钱来自国库,这又取决于国家的经济成长与税收等。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日前提到,满足医疗保健需求是我国未来社会开支的最大挑战,也是政府下来需要提高税收的基本原因。

他说:“每个人首先应意识到,即便医院分文未取,世界上也没有免费医疗保健这回事。特别是欧洲或英国的医院不收费或接近免费,但个人其实已透过赋税和所购买的保险,支付了费用。”

不过他强调,就算增税也须抑制医疗成本,这意味须在共同支付费用的个人、医疗保险和政府之间保持平衡。此外,津贴主要限于贫困社群,但也让中等收入群体获得足够援助。

但凡理智的人应该都能理解尚达曼的说法,但要怎么让民众既安心并甘心地接受却是另一回事。

乐龄健保只是其中一种医药保险,而无论怎么抑制医药成本,整体医药费上涨是无法扭转的趋势,问题只在于增长快慢。因此,即使一个人付了较多的保费,日后一旦病痛来袭,也仍不能确保自己应付得来医药费。这正是许多人始终忧心忡忡的缘由。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生命个体,我们唯有打点好自己的生活,保持健康,减少可能会出现的病痛伤残,以及妥善理财,让包括晚年在内的生活有所保障。

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们尽公民的义务,通过纳税和像全民投保的方式,共同承担社会开支。

至于政府,我们期待它体恤民心,善解民意,照顾民生。因此,无论是推出与医药有关或任何政策时,它除了要确保政策行之有效,还得做好沟通的工作,让人民切实了解政策的成因与结果,减少担忧或不满。

让人民感受到社会公义具体存在,不同阶层人民的福祉都得到照顾,应该是有担当的政府所致力追求的。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主任 tarnt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乐龄健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