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添寿:开花结狗错春联

我已过耳顺之年,渐趋古稀,对很多事情,都能淡然处之,生活中所见所闻,或亲身经历,也都一笑置之。即使是去年闹得沸沸腾腾的“渎读”事件,也只能摇头叹息,最后部长出面,总算风平浪静,但并非水过无痕。我们社会对屡屡出现的错误翻译、错别字、滥用同音字、歪曲成语原意、不规范的对联等事件的宽容、无知和无视,只能令有识之士欲哭无泪。

近期社会上又出现了多项对华文字的创意“贡献”,举目所见,有“开花结狗”的大布条,有“十犬十美”的商品,有商场展现的广告语“膝气洋洋,步步高升。以爱围家,以家为本”(恕我看不懂其中玄机)。电视台也不能免俗,参与其盛,打出“犬力以赴”的字幕。还有不时就刊登在报上的团体祝贺周年庆和受勋的不合格的对联。引起我写这篇短文的,是新邮政通讯部回应信件:“新邮政总部大厦换上新春联”(《联合早报》2月5日交流站)。

之前,新邮政总局为了庆祝农历新春,在邮政总部大厦挂上一副春联,因为不合对联规格,引起非议。有些受询民众认为这是过年,大家欢喜,增加节日气氛,无所谓,不必太认真。但邮政总局从善如流,在早报交流站的回复中,很欣慰地告诉我们:“我们已在新邮政总部大厦挂上新的一副春联:新岁更春和睦睦,邮局为众乐逍遥”,并且“感谢新声诗社社长詹尊权教授馈赠的春联”。

很遗憾的,我不得不指出,诗社社长詹教授这副春联,不合规律。姑不论春联作的水准如何,但这副春联犯的错误是:平仄不对(“局”字),连续四个仄声字(“局为众乐”)以及词性不对(“乐逍遥”);我也质疑“更春”以及“和睦睦”的用法。我们用的是“和和睦睦”,不会把“大大小小”减缩成“大小小”“和和气气”写成“和气气”。以上这些错误,是学诗词对联学生的入门课,不能犯的,如果拿去投稿或参加比赛,一定出局。我们一班诗友,在手机群组里议论,不久之后,收到教授一位弟子的短信说:“老师提及新邮政慕名而请他写贺新春对联,叫我留意新闻。今早阅报发现有点不妥,电之,老师说他过后也发现,最后是‘乐陶陶’而不是‘乐逍遥’,但新邮政办事太快,来不及改了”。我要在这里感谢新邮政当局认真的态度,并且在新春佳节以春联来装饰大厦,很是难得也值得鼓励和肯定。希望来年有更多政联和商业机构会支持新春期间挂春联的习俗,传承华族文化传统。本地能写出有水准、合规格的对联高手不少,也有几位诗友义务在联络所、会所和学府给有兴趣的同道上课。两年前,一个推广古诗词团体集合力量,出版了本地汉诗诗集半年刊,分享大家在学习创作传统诗词、对联、曲赋的作品。近期将发布第五期。

沈越在早报1月28日文章《从十犬十美说起》的结尾,可圈可点。“但可预想,或大或小的‘不完美’仍会经常发生。碰上了固然不算喜事,少不了要反省与总结,但宽容的社会氛围,总会让人有这一秒有了想法,下一秒就可以去做的力量。宽容不代表对完美没有追求,而是鼓励、理解与包容付出努力之后的不完美,也为再次拼搏送上向前一步的动力。更何况,要争取的十全十美,并不只在于做事的完美程度,而更在于完成程度。”

我同意沈越的看法,但要分辨是不完美还是赤坦坦的错误或故意糟蹋文化。把玩同音字,社会上有不同的看法,但只要在合理范围内,就也都将错就错,约定俗成。华人在生活中的饰品、雕刻、绘画等,从大自然取谐音象征吉祥,如蝙蝠代表福、鹿代表祿、葫芦代表福祿。但我们不会把蝙蝠写成蝙福(希望以后也不会),因为这是图像的代表,没有乱用同音字。但是,如“年年有余”变成“年年有鱼”,除了画鱼作为“有余”的象征,却也把“余”字换作“鱼”字,就难怪我最近收到一个手机传来的图像,是马来文的“tahun tahun ada ikan”,正是“年年有鱼”的马来文祝贺;如果翻译成英文,就是“year year has fish”。再请有创意的设计师,稍微用同音换字,就成了“ear ear has fish”,这就可以和我们的“开花结狗”比美了。外国朋友看得一头雾水,无所谓,这是我们的文字创意。如果说从year year改成ear ear是胡来,那怎么把“结果”改成“结狗”却是创意呢?

我国一向对应该纠正的事情,无不落力执行,政、民之间也成立不少集思营、讨论会、反馈组、专家团,群策群力,对症下药。牛车水中心高高挂着的楹联,很多年前就有人指出不合规格,到今天还是在那里迎接来访的各地华族朋友。对联是中华文化特有的文字艺术,有它特定的规范。要么,就不要撰写对联;真要写,就得遵循对联的规格。各种艺术,都有它的规范。要创新、要改,得在法度之中。我们鼓励大家在春节,张挂春联。民间自家里挂的春联不合格,可以从宽。但是,对于由大机构慕名邀请撰写而公诸于世的春联,应该有所要求。什么时候,我们对待这种到处谐音乱字、出格对联、把玩华文字的现象、卒不忍睹的翻译,做出认真的反思和纠正呢?明年是亥猪年,希望创意家不要来个“猪你新年快乐”。

(作者是新加坡文化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