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保险“三剑合璧”的意义

编辑室内外

把所有符合资格的人统摄在单一保险风险群中,实现风险最小化;又根据不追求盈利的大前提,统一管理投资和赔付,可大大提高三种保险的长期可持续性。

人生避不开生、老、病、死,“生”和“死”都是无法事先规划的,但“老”和“病”却可以做好准备,而且越来越重要,尤其当这两个阶段恐怕会越拉越长。

《联合早报》报道,本地研究人员根据现有人口调查所做的长期预测显示,寿命延长未必就代表着健康;恰恰相反,躯体为病痛纠缠、身心被疾患折磨的年数也会跟着变长,形成“疾病扩张”(expansion of morbidity)的现象。研究人员认为,这跟自然法则息息相关,也就是说无论多么健康的人,到了80岁左右就会走下坡。这是其他发达国家已意识到的问题。

平均而言,本地60岁的女性还有26年寿命,男性则有22年,但年长女性只有七成时间处于活跃状态,男性却有88%。除了生病住院需要用到钱,体弱残疾无法自理也要有人照顾,这方面的社会负担不容小觑。到了2030年,我国每名年长者平均只有2.4个工作人士支持,比现在的4.4少得多;再加上年轻家庭多不与父母同住,需要花在护工、登门护理或社区护理的费用,将成为家庭一笔显著的经济负担。

由此可见,专门为严重残疾提供终身保障的乐龄健保(ElderShield)成为强制性保险的用意也就十分明确。乐龄健保检讨委员会日前正式建议,让政府从保险公司手中收回乐龄健保的管理,这意味着三大养老保险都由国家承担起运作风险,影响深远。

为什么说是三大?两年前,基本住院保险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成为强制性,所有国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必须受保,保障动手术或昂贵门诊(如化疗、电疗或洗肾)的基本开销。另外,2009年起逐步推出的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其实也是种保险,保的是一些国人比他人长寿、老来需要自己负担生活费。这种年金计划也是强制性——只要是到可领取入息年龄时,退休户头存款达到一定数额(目前是6万元)就必须加入。

现在,这三大保险都归政府一并管理,这意味着政府能施展行政手段,在必要时资助保费,并保证资助的社会公平性(越穷的资助越多)。更重要的是,因为本地市场规模有限,把三种保险里所有符合资格的人,统摄在各自的风险群中,实现风险最小化;同时,排除保险公司的盈利动机,由政府统一管理投资和赔付,可大大提高三种保险的长期可持续性。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最近的访谈中指出,新加坡主要通过三个管道支付医疗费用:个人自掏腰包或动用公积金保健储蓄,也就是个人自觉地为医疗买单;个人透过购买保险预付医药费,也就是汇集资源,让生病的人可从中支出更多款项;以及政府通过税收买单。他强调,政府不可能给予100%的资助,因为这意味着人们得缴纳高额税负。同时,普通市民的资源有限,通过保险来集体分摊风险就变得更加关键。

乍看之下,正在检讨的乐龄健保对于抵消残障人士的日常开支微不足道,甚至16年前刚推出时,有近四成国人选择退出,很多人也并不认为自己会残障。但是不要忘了,它的保费也相当低廉。以2016年每个保健储蓄户头的平均存款超过2万4000元来看,即使加强版推出后,保费从现在的200元上下(视加入时的年龄和性别而定)再增加,单是保险储蓄每年4%的利率,就足以让一般人用利息支付终身健保和乐龄健保保费,无须掏现金。当然,检讨完成后,加强版的乐龄健保赔付额和赔付期,还必须能跟得上实际开销,才能在顾全大局之外,让国人从个人层面也能接受保费的提高。

从整体来看,三大养老保险如果能够“三剑合璧”,再加上对健康生活的追求,以及医疗模式朝更有经济效益的方向改革,应对人口老龄化这一世纪大问题就会更加从容。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

yangmen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