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

我越是以自己的种族身份而自豪,我就越觉得中国好像一个影子在变大的幽灵,我必须和它保持距离。

——《海峡时报》年轻记者袁昕回忆自己成长时,英语才是职场出头的语言,讲华语会被一些人瞧不起,所以有意识地撇开华人身份,更不会去自取其辱地要了解很多人都瞧不起的中国。

(2月14日,本地新闻第8版,《六封信 两个世界 一个华人社会之“崛起的中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