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亮时:纳吉与马哈迪之战

2018年已经过了两个多月,而农历新年亦伴随着春风而到来。在一片欢庆佳节的氛围下,马来西亚政坛正在厉兵秣马,朝野两党都在为全国大选作准备。

2016年10月17日,笔者在《联合早报》言论版曾预测马国大选会在2018年3月举行,如今已是2月中旬,马国首相纳吉所谓的“选举灵感”会在3月中下旬的学校假期吗?这正考验纳吉的信心。

以目前的政治形势,前首相马哈迪清楚知道第14届大选是其政治生涯的最后一战,所以他在今年一开始就采取了密集的攻势,不断提醒人民,纳吉在位期间的种种弊端。纳吉了解到马哈迪的策略,他不能直接攻击这位90多岁的老人,因为过度反击马哈迪,可能会激起马来人的反感。

但纳吉不能一直挨打,因此以攻击在野党作为反击的手段,并默许国阵成员党一些领袖向马哈迪开炮,例如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近日在华人社会场合,就频频发表批评马哈迪的言论。

这次选举是纳吉与马哈迪的对决战,诚如马哈迪所言,这次在野党若挫败,其力量将迅速减弱,而国阵则是能够延续强势执政之路。马哈迪离开巫统协助在野党,也并非真是为正义而战,其目标主要是把纳吉拉下马。当纳吉积极去拉拢伊斯兰党,以分散马来人对在野党支持之际,马哈迪创立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党),主要是为了反制纳吉。马哈迪清楚知道马来人与其他土著是大选的主导者,让马来人票再分化,并争取其他土著票源,方能挑战巫统以及对其产生极大的压力。

纳吉与马哈迪各有政治的算计,而就纳吉来说,国阵在这次的马国大选预计仍可以执政中央,目前考虑的是若这次的选举成绩不如上届,或国阵只以微弱的多数执政,他可能面对党内逼宫的压力,这是纳吉目前选择何时举行大选的主要原因之一。

按笔者来看,国阵拉拢伊斯兰党的策略十分成功,分化马来人选票是其一;经此一役,伊斯兰党可能从此一蹶不振是其二。纳吉的一石二鸟之计若能奏效,巫统这次必可在马国各地的国州议席大奏凯歌,并有颇大可能夺回吉兰丹州的政权。

目前,我们必须注意的是纳吉选择解散国会的时间,如果他在农历年后,约3月上旬解散国会,并在3月中旬的学校假期举行投票的话,这代表他有一定的把握击溃在野的力量。相反的是,如果纳吉在3月仍按兵不动,要等到穆斯林欢庆开斋节之后,则显示纳吉对这次的战况仍在评估,并采取以拖待变的战术。

在野党方面,诉求虽是改朝换代,但是成功概率十分低,因为目前在野四党的结盟,在作战策略上远不如国阵的组织战。

若过了开斋节选举,在野党反而能寄望马哈迪与出狱的安华的双重政治光环来争取选票。目前预估在野党在这次大选,基本上能够保住槟城与雪兰莪这两州的政权,并有机会夺下吉打、霹雳和森美兰的州政权。而在中央方面,在野党如能够取得95至105个国会议席,已经是丰硕的成果,要取代国阵仍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马国政坛目前是战云密布,朝野政党都在相互较劲。马国各族人民必须正视这次的选举,用手中的选票来选出自己的未来。当各族能够突破族群意识,方能让某些政治人物不再操弄族群意识,以民生课题和国家发展作为选举的主轴。希望马国全体人民用手中选票,唤醒这个沉睡将近半个世纪的国家。

(作者是台湾高雄师范大学东南亚暨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