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角

虽然贵为皇家山,它总是难逃坑坑洞洞的宿命。14世纪禁山的皇宫内清泉汨汨流淌,200年前还在给新加坡河上的船舶添食水,直到英国人在山顶凿了深坑辟出蓄水池。不甘绕远路的我们,拆了图书馆打穿一条汽车隧道,而地下人行道里这口无水的旱井,像颗仰天的瞳眸,隐忍着福康宁山凄美的眼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