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的话

争遗产的新闻在新加坡时有所闻。就在前天,高等法庭审结一起符氏兄弟姐妹争产案。他们在过去六年已至少兴讼六次。法官说,他们的诉讼已大幅度消耗遗产,而且把法庭当成兄弟姐妹之间宣泄一辈子怨恨的平台。

今年6月,一个赖姓家庭的母亲和孩子,争夺一个组屋店铺。审案的司法委员当时说,他看到的是一个妻子针对丈夫、母亲针对孩子、父亲针对孩子及手足之间互相针对的分裂家庭,“看了让人难受”。

1